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痴老授艺
        梅花山庄在弟子受到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袭击后,庄上的防卫加强了不少,在四个方位上的瞭望台上分分钟都有人驻守,暗卫也增加了不少人手。山庄表面上没什么异常,日常还和平时一样无异。魅儿也得到尹晓君的授意,住进小阁楼中,让她在突发情形下保护风扬的周全。

        这时小阁楼中,魅儿盘坐在内室床上调息修练‘素女心经’。风扬坐在茶桌旁翻阅着一本武当派的拳谱,这几天,他一有空就翻阅刀经剑谱,已把藏书楼中所收藏的武林各派刀经剑谱翻阅个七七八八,虽没整理贯通,但招式的破绽之处已是了然于胸。余下的没带回来细阅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剑法刀法谱了。这时正在阅看的是他早上刚在藏书楼带回的几本拳经中最后一本了。

        过了柱香时间,风扬轻轻合上拳经,闭眼静思,把这部武当派的拳经招式和破绽之处在脑中整理一遍加强记忆。不一会他睁开眼把手中的拳经搁在桌上,伸了一下懒腰,向内室看了一下后心中忖道“魅儿姐还没收功,自己泡茶也没意思,还是到藏书楼换几本书回来。”主意打定了,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几本书走出小阁楼向藏书楼而去。

        风扬走进藏书楼时发觉一楼中只有痴老一人,平时最少还要有三四人在一层看书,今天早上还有几人怎么到了下午却空无一人。心中不免有些诧异,但并没多想把拳经轻轻放到痴老面前桌上,躬了一礼道“请痴老帮我消了记录。”

        痴老看了风扬一眼,慢吞吞地拿放下手中的书,提起桌上的毛笔在记录册中划去风扬归还拳经在册上的记录,放下笔重新拿起书,自顾自的看起来。

        风扬拿起桌上的拳经上楼把它归回原位,重新在书架上挑了十多本拳经走下楼来。

        风扬从怀中拿出玉牌同书一起放到痴老面前桌上,躬了一礼恭敬地道“有请痴老帮弟子登记。”

        痴老看了桌上的书一眼,抬头看向风扬,那双原本空洞浑浊的眼神变得犀利无比在他身上一扫,瞬间又回复了空洞浑浊。

        “小子,你看了那么多的刀经剑谱,现时又拿起拳经掌法,看了这么多你记得多少?了解多少?”痴老脸色不变淡淡地道。声音苍老沙哑有中气不足之感,和一般八九十岁的老人无异。

        风扬第一次听到他说话,而且这次还是向自己问话。连忙躬身恭敬答道“弟子看过的基本都记下了,对招式没做详细了解只是记下招式和招式破绽之处。”

        痴老微微点下头淡淡地道“嗯,只记下招式不求习练那你看他干啥?”

        “弟子是闲时无聊看看,并没有什么想法。”

        “是吗?没有想法你干嘛不看看那些江湖趣闻不是更好。”痴老盯着风扬淡淡道,老眼闪过一道尖锐的目光。

        风扬被痴老这道眼光看得心中一凛,不敢再隐瞒心中的打算道“弟子身负血仇,现时由于经脉受损,习不得武,看这些剑谱功法只是想清楚各派的功法招式中的破绽,今后应该对杀敌有帮助。”

        “嗯,你的事我多多少少有听过,一些事还是有所了解的。”痴老微点头冷淡的道。

        “先前弟子说无聊时才来看书,其实并不全是,主要还是想多了解一下各派的功法招式中的破绽所在。”风扬不再隐瞒道出到藏书楼找书的动机。

        “你认一套功法的高低在于什么原因?”痴老淡淡的道。

        风扬思索了一下道“在于使出这套功法之人的修为。”

        痴老点了点头道“还有呢?”

        “还有对这套功法的领悟的深浅。”

        “你还说不全面,还有呢?”

        “那还有什么?”风扬不解的反问痴老,一脸懵样。

        “一套功法的高低不只是修为的高低,还与天赋悟性有关。同一人在使出时还会有强弱这分的,这和他发招时的状态,心境密切相关。也就是说性情,生活习惯都会影响到他所学的功法威力。”痴老淡淡地解释给风扬听。

        风扬听后有茅塞顿开之感,急忙向痴老深深一躬道“多谢痴老赐教。”

        “不要动不动就鞠恭行礼,你不烦我还烦呢。你倒说说什么招式不能破?”痴老摆着手道。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风扬心里奇怪痴老为什么会这么问,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个道理是人人皆知的,但还是做了回答。

        “那如果遇上一个和他一样快的呢?”

        风扬一怔,思索一下答道“那就要看那一个内功修为低先慢下来了。”

        “如果是我老头子这么老了还要跟你们年青身强力壮的比快,那可就比不了,既然不能和你们比快,就只能比你们先出招了。”

        “先敌出招,要怎么才能做到比敌先出招?”风扬站在那里喃喃自己,心中似懂非懂。

        “要做到先敌出招其实并不难,只要知道对方要出什么招式就行。”痴老耐心的点拔着风扬。

        “要怎么才能知道对手要出什么招式?”风扬问道。

        “不用管对手出什么招式,只要知道对手要攻的是那个部位就行,无论他用什么招式什么武器或剑或刀枪棍棒甚至是拳脚,他要攻你左侧自然目光会看向你的左侧,要攻你右腿也会看向你的右腿的,他进攻时一定要抬手或是提脚才能完成出招,攻你上身时在抬手时另外一边的肩膀就会向下沉,攻下三路时肩膀会上抬。抬脚时上身向后侧移动,只要你能料到他要怎么动之前,把剑放到他要移动过的方位上就行了。”痴老耐心地解释给风扬听,这时和他先前的冷漠判若二人。

        从风扬刚第一次进藏书楼时痴老就留意他了,经过多天的观察,觉得此子不只是天赋奇高,是千年难遇的练武奇才,更难得的是他还为人谦和,知书达礼,对他甚为赏识。虽然觉察到在他身上隐隐有股戾气,心想这应与的灭门血仇有关,但觉此子心性还不坏,这点戾气应没有大碍,这才出言点拔。

        风扬听了痴老的一番解说,步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武学领域,心喜若狂。急忙扑倒在地行起大礼来,恭恭敬敬地道“师尊在上受弟子风扬一拜。”

        “你起来吧,我没说过要收你迷徒,也不会收你为徒的。”

        风扬抬起头来才发觉痴老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边,并没受他跪拜之礼。风扬没有起身以跪着之姿双手合拳向痴老行了一礼道“多谢老前辈指教,弟子今生铭记于心,不忘大恩。”风扬见痴老不肯收自己为徒并语气坚决就改口拜谢。

        痴老见风扬甚是乖巧并没有纠缠自己收他为徒,也就受了他一礼。伸手扶起风扬道“你要答应我今天之事不得和别人言道。”

        风扬站起来恭敬道“弟子遵命。”

        痴老点了点头道“好,你过来我有本书给你,你有空时看看。”说完走到桌边拿起他总在看的书递给风扬。风扬恭恭敬敬的接过书。

        痴老摆了下手道“你回去吧。”

        “是。”风扬走到桌边拿十几部拳经,恭敬地行礼转身走出藏书楼。刚要出门时传来痴老的声音道“你手里的拳经看看就可以了,不要太认真,看多不一定有益。”风扬转身揖礼道“是。”觉得身边似有二道劲风擦身而过。接着听到身旁二名守门弟子的声音道“这是怎么回事?”

        风扬见二名弟子不知所以地四处张望,心中不由一凛忖道“这痴老的修为真的深不可测,刚才吩咐自己今天之事不要告知旁人,自己暗道门外有守门弟子一定会这被听到,就算自己不说难道这二名守门弟子不会说吗?只是随口答应。没想到门外的守门弟子已被他在神不知鬼不觉地点了穴道。看来痴老的武功修为有可能要梅伯父之上。”他边想边走,不一会儿已走到自己居住的阁楼门前。

        “臭小子在想什么那么入神?”耳边传来魅儿的声音。

        风扬才发觉自己已到了小阁楼门口,见魅儿笑脸盈盈的看着自己,随口答道“哦,我想刚才在藏书楼内我想怎么下午藏书楼一层没有庄上弟子在看书。”风扬险些道出痴老授艺之事,好在反应快及时转口。

        魅儿媚眼对着风扬看了看,透着怀疑的语气问道“是想这事吗?”

        风扬点着头语气坚定道“当然是这事,难道还有别的吗?”

        魅儿半信半疑地看了风扬一眼。拍了他的肩膀笑道“别傻站着了,进去吧。”

        风扬尾随着魅儿走到茶桌旁,一个屁股坐了下来,口中喊道“好姐姐快泡杯茶来饮,快渴死我了。”

        “你刚才怎么不会自己泡茶,要等本姑娘泡给你小子喝,真是一头懒猪。”魅儿口中笑虐着风扬,手中却摆弄着茶炉开始下炭生火了。

        “还不是你还在调息打坐,我自己饮茶,那多少意思啊。”风扬陪笑着道。

        “就你有说词。怎没见你泡杯茶给本姑娘喝。”魅儿嘟着小嘴道。

        “我那会泡什么茶!还是好姐姐的手艺高,泡的茶又香又甜的特别好喝。”风扬在旁吹捧着魅儿。

        “好了好了,别贫了。”魅儿听着风扬的吹捧心里美滋滋地,脸上却装得不在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