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万毒神教
        安里郡东大街,青石路笔直的伸展出去通东门,一座构建宏伟的宅第,大宅朱漆大门,门上茶杯大小的铜钉闪闪发光,门顶匾额写着‘梅花分院’四个金漆大字,大门的两边各站着胸前都绣着黄色梅花,白色劲装结束的汉子,个个都腰板笔挺,显得一股英悍之气。

        这时东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四名汉子眼光都投向东门。只见四十多骑疾奔而来,马上一色白色劲装结束,胸前绣着各色梅花,这阵人马正是杜阳春他们一众梅花山庄弟子。

        四名汉子马上上前揖礼道“各位师兄回来啦。”

        杜阳春也没回答,直接跃下马,问道“古老二,中毒的二师兄在那里疗伤?”

        古老二急忙回答道“楚师兄在东厢房疗伤。”

        杜阳春把手中的缰绳抛过给古老二,飘身入内。

        祺雄转首对身边的同门道“你们帮忙受伤的师兄弟安顿好,我先进去看看二师兄的疗伤情况。”说完直接从马上跃进大门,祺雄右脚刚触着地板,用力一撑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向前急射,没几个来回人已到东厢房门前。

        这时东厢房门口已站着三人。祺雄收住身形向门前三人揖了一礼,转向身穿白色绵衣胸绣红梅绿枝的国字脸短须中年汉子问道“祈主事,我二师兄情况怎样了?”

        祈主事全名‘祈东兴’是梅花山庄长老孙铨的大弟子也是‘梅花分院’的主事人。‘梅花分院’日常调度,人事安排都受他管制。

        祈东兴脸色阴沉音声悲切地道“楚师弟的毒,郭神医也无法全部拔除,生命虽能保下,但全身修为可能要废了。”

        “二师兄中的是什么毒啊?还郭神医都没法拔除。”祺雄震惊的怔站在那里。

        “这是刚才郭神医所说的,还不知医治后情况是否好些。”祈东兴接着道。

        正在这时东厢房房门被打开,郭老儿提着药箱走了出来,场上四人马上围了上去,祺雄抢先问道“郭神医,我二师兄情况怎样?”

        “还能怎样?就是那样了。”郭老儿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祺雄听后一愣不知所以地呆立在那里。

        祈东兴上前行了一礼问道“郭神医,楚师弟的情况没有比预计的好吗?”

        “能救回一命已是不错了,他所中的毒有点似‘万毒神教’的‘升天丹’中者几乎没有活命,只有他们的解药能解,并且必需在半个时辰内服下才有用。好了你跟我去拿药方。”他对祈东兴还是比较客气的,必竟祈东兴是梅花分院的主事。刚要离开郭老儿又道“刚才杜小子内家真气消耗不少正在调息,你们别进去打扰他。”说完头也不回走向前厅。祈东兴急忙跟过去。

        杜阳春看着在场的师弟道“五师弟你和小师弟在这边守着,可别再出什么差错了,我过去看看。”说完转身走向前厅。

        祺雄和楚小群齐声答应,杜阳春走后二人也没交谈,只是阴着脸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静静地守在东厢房门外

        一个多时辰后,梅花山庄的品梅轩大堂上,梅清杰双眼盯着手中的纸条,满脸阴霾。因为他手中所拿的纸条是祈东兴的加急传书,传书中报告了梅花山庄弟子遇袭之事与损伤情况,并在传书中提到郭老儿对楚群所中之毒有可能是出自‘万毒神教’,毒性与‘升天丹’相似的看法。

        ‘万毒神教’是百多年前祸害武林的邪教,当年武林正派多次联盟围剿都没能把他剿灭,反倒是正派联盟损失大量高手,只能逃避锋芒,苟延残喘。正在‘万毒神教’君临天下之时,武林中突然出现一位来历不明的绝世高手,更诡异的是没人知道他容貌年纪,只有在他口中得知,他所练的内功功法叫‘丹阳神功’,其它的一无所知。只能从他的体态声音揣测应该是一名中年男性。这位绝世高手以一人一剑荡平了不可一世的‘万毒神教’,使他在一夜之间消声灭迹。‘万毒神教’被灭后他也绝迹于江湖,消失得无影无踪,好象从来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过。后来武林中人称他为‘剑圣’。把他手中紫金色长剑称为‘紫龙剑’,所使的剑法称之为‘神龙剑法’。

        不知从什么地传出‘剑圣’一身修为出自一部叫‘丹阳宝典’的法典。并流出‘丹阳宝典’的线索,一时间刚平静下的武林又是血腥世起,不知多少生命在这场浩劫中消亡。过了近三十年时间没有人寻得‘丹阳宝典’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梅清杰在二日间听到了‘丹阳宝典’和‘万毒神教’有关的消息,让他忧心不已。他把手一握一张,手中的纸条已化成纸屑汾汾飘落地上。抬起头来看着坐在下边四位梅花山庄长老沉声道“四位师弟怎么看这件事的?”

        钟在钏还是急先锋,见梅清杰发问抢着大声道“不管是不是‘万毒神教’的余孽做秽,敢欺到梅花山庄头上来,咱们就应该把他找出来灭了。”在这次受袭中那名在马上被砍成两爿的弟子,正是他座下弟子,还是比较赏识的弟子。他这时怒火填胸恨不得找黑衣人拼命。

        许民权清了下嗓子阴阳怪气地道“找黑衣人一定是要找的,也不用急在一时,咱们应对‘丹阳宝典’的线索做深一步的追查,这黑衣人应该和这宝典的线索有关,只要咱们查到宝典的下落时,这黑衣人就一定会现身的。”

        钟大钏听许民权说完大怒,脸色狰狞指着他道“你是什么意思?不理会弟子伤亡和梅花山庄的声誉,就为了那不知存不存在的鬼宝典。你不配做为梅花山庄的弟子更不配做长老!”他和许民权一向不对盘,这时更是对着许民权不愤。

        许民权大声急辨道“谁说我不理会庄上弟子的伤亡?梅花山庄的声誉,我那有不维护的,你不要乱吠乱咬。”许民权有些恼羞成怒。

        钟大钏听许民权暗喻他是狗更是大怒,大踏步上前就要大打出手。这时梅清杰衣袖微挥,一股柔和的暗劲向他袭来,把他推回自己的坐椅前。

        梅清杰的轻喝“好了,不要自己人吵起来自乱了阵脚。”

        钟大钏被梅清杰用暗劲推回,虽是怒气难消,但也不敢造次,只好坐回椅上对着许民权满脸怒气地瞪着许民权。

        梅清杰看着孙铨问道“孙师弟你怎么看这事?”

        孙铨沉吟一下道“黑衣人应追查其下落,最好能搞清楚他们的来历背境,咱们庄上也应加强防御,把在外边的弟子召回分院加强分院的实力,再把受伤的弟子接回山庄养伤。至于‘丹阳宝典’的下落咱们再看看,不要太早插手进去这对咱们应是比较有利的。”

        梅清杰听后点了点头,转眼看向钱光良道“钱师弟你的看法呢?”

        钱光良道“我赞同二师兄的观点,我认为我们得到‘丹阳宝典’和‘万毒神教’的消息应告知其他武林正道门派知晓。”

        钱光良话声刚落,许民权就站起来反对道“要把‘万毒神教’有可能有余孽出来作乱的消息通知给正道各派我没异议,但我反对把‘丹阳宝典’的消息放出去。这对咱们得到‘丹阳宝典’大大的不利。”

        钱光良淡淡的道“三师兄,你以为我们不把消息告知正道各派,他们就不会知道吗?”

        许民权为之语塞,坐在椅上闭口不言。

        梅清杰看着钱光良忖道“钱师弟处事还是比他们老到周全。”其实他早已把‘丹阳宝典’的消息告知了正道几个大派了,只是没说罢了。梅清杰不喜欢独行寡断,什么事都和其他师弟商量决定,这不代表他是没有主见之人,所做的决定还是他自己的主意,只是想听听其他人的想法而以。

        梅清杰向各师弟看了一下道“就按孙师弟和钱师弟的意思办吧。明天让受伤的弟子回庄养伤,在外弟子召唤回分院加强分院的防御,修为浅的门下弟子召回山庄。钱师弟你跑一趟‘安里郡’吧,我担心黑衣人还会再袭击咱们分院。”

        钱光良站起躬身道“好。”

        梅清杰右手一挥道“就这样吧,你们下去安排。”钱光良等四人躬身向梅清杰行了一礼退出品梅轩大堂。

        钱光良和钟大钏还是一同走在孙铨、许民权后面,钟大钏等许民权他们走远后靠近钱光良小声问道“钱师弟你怎么提议庄主把消息告知给正道各派?”

        钱光良看了四周一下,确认四周没人才低声道“你不认为这样做对咱们更有利吗?”

        钟大钏一怔道“把‘万毒神教’可能存有余孽的消息通知他们对咱们有利这我想得通,但把‘丹阳宝典’的消息给他们,怎么会对我们有利了这就想不懂了?”

        钱光良道“我怀疑庄外弟子遭黑衣人袭击,应该与庄外弟子得到‘丹阳宝典’线索有关。咱们把线索消息放出去,知的人多了,咱们的威胁就小得多了。你不觉得庄主已经通知了正道各派吗?”说完淡淡一笑。

        钟大钏一愣道“怎么可能,刚才不是正在商量吗?庄主怎么可能已把‘丹阳宝典’索线告知正道各派?”说着大摇其头。

        钱光良淡淡一笑道“是吗?你是这样认为的!”

        钟大钏点着头道“当然。庄主也已告知了正道各派,还商量个鸟。”

        钱光良拍了拍钟大钏的肩膀笑道“走吧,我的四师哥。”说完哈哈大笑着向前走去。

        “搞什么鬼啊!”钟大钏嘀咕着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