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山下遇袭
        “嗯。咱们进云吧。”梅清杰右手抚道齐胸长须道。

        众人刚要动身,只见在前堂后门快步走来一青衣婢女。青衣婢女来到梅清杰身前,蹲下行礼道“启禀庄主,许长老和孙长老有要事求见。”

        梅清杰右手微挥道“知道了,你去告知二位长老,我这就过去。”转首对着尹晓君道“君妹妹你跟扬儿他们聊聊,我去去就来。”说完不见作势,人已在丈开外了。

        “走吧,咱们进去。”尹晓君先头走进大厅。

        风扬同魅儿跟着尹晓君身后来到偏厅中坐下,绿衣婢女呈上三杯茗茶和点心摆放在他们茶几上,退到他们身后。

        “扬儿这几天来身子可好些?平时在忙些什么?”尹晓君品了口茗茶道。

        “侄儿的身子已无大碍了,一天没事就到藏书楼拿些书看看。”风扬恭敬的回答。

        “都看了那些书?剑谱么?”尹晓君慈和的问。

        “不都是剑谱,刚开始是看了些针炙方面的书藉,后来才拿了些剑谱回去看看。”

        “哦,可以说说你花多久时间整理出‘流云剑法’吗?”尹晓君对风扬整理出成套剑法甚感兴趣。

        “一下午时间。”

        尹晓君一怔,心中忖道“几个时辰就能把没有心法的招式整理成套并做了补充完善,这天资简直逆天。”不由动容于色,口中喃喃道“一下午时间。”

        “是”

        尹晓君回过神来,眼中露出复杂神情看着风扬。过了半晓才语重心长的道“扬儿,你真是个千年一遇的武学奇才!你可要好好把握利用,将来为武林造福。”

        “请伯母放心,侄儿自当尊从教诲。”风扬恭敬的道。

        “你能这样做最好。”尹晓君慈和的道。

        “魅丫头,你的心经练到什么程度了?”尹晓君看着魅儿问道。

        “回夫人的话,魅儿刚突破第五层不久。”魅儿见尹哓君询问自己的功课不由心里忐忑不安小心地回话。

        “嗯,才突破第五层!从明天起你就别再贪玩了,给我好好加紧修练,要在三年内突破第六层。”

        “是。”魅儿乖乖地回答。

        “来,扬儿、魅丫头别区束快喝茶吧,这梅花糕昨天厨房刚做的你也吃点。”尹晓君指着桌上的糕点道。

        正在这时梅清杰黑着脸从外面走进来。

        几人忙在椅上站了起身来。尹晓君等梅清杰坐定后问道“杰哥出了什么事吗?”

        “在外弟子可能遇上麻烦了。”梅清杰脸面凝重沉声道。

        风扬见梅清杰脸色凝重也不敢再做停留,躬身向梅清杰和尹晓君揖了一礼道“侄儿先行告退。”

        梅清杰阴重着脸没作回答只是轻摆了下手。魅儿跟着也行了礼和风扬一同退了出去。

        “杰哥,你脸色这么凝重,到底出了什么事?”

        “刚才孙师弟是收到‘安里郡’的加急传书前来汇报的,加急传书中提到在‘安居郡’的西面十多里处的包子山方向有本门弟子动用了‘冲天哨’求救。”梅清杰声音低沉的道。

        尹晓君听到本门弟子用了‘冲天哨’脸色微变道“‘冲天哨’那可是可求救才用到的,难道本门弟子遇险?”

        梅清杰叹了口气道“可能是吧!要来的总是来了,看来江湖又要起风波了。”

        在梅花山庄西边有座山脉漫延千里。在山脉中有一小山峰形如包子,当地人称这小山峰为包子山,包子山东边山脚下是官道,也是梅花山庄西出的唯一官道。

        这时包子山山脚下官道西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七骑快接近。七匹马却坐了八人,中间一骑二人共乘一马,马上的骑士都是一身白色劲装胸前绣着梅花,腰间佩长剑的江湖人士。跑在七骑最前方的一匹棕红色马上的劲装中年汉子突然右手上举,示意后面六骑停下,后面六骑同见状马上勒紧缰绳让马匹停下来。

        只见六骑上六人神色紧张,用警惕的眼神四下张望。劲装中年汉子右手向前一摆,在他后方一名圆脸短须的汉子纵马上前问道“祺师兄有什吩咐?”

        祺师兄双眼瞪着前面包子同山道“你与七师弟先过去察看,过去时要小心。”

        圆脸短须汉子应道“是。”转头向后边喊道“七师弟咱们先过去看看。”喊罢纵马向前奔去。

        在后边那位七师弟急忙纵马跟上去。

        祺师兄回过头来问道“小师弟,二师兄怎样了?”

        那小师弟就是共乘一骑坐在后边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他看了看靠在自己身上的中年汉子一眼,带着哭腔道“好象不太好,脸色更加苍白了。”祺师兄望向小师弟旁边马上左肩受伤的短须汉子问道“钟师兄觉得怎么?”

        钟师兄哈哈笑道“只是小伤并无大碍。”

        祺师兄又看了其他几位道“你们提高警惕些,别再阴沟里翻盘了。过了包子山就到‘安里郡’,在那里有我们的人可接应咱们了,只要到了‘安里郡’咱们就安全。二师兄也好找大夫医治。”

        马上六人齐声应道“是,祺师兄放心。”

        这时前面传来一长二短的清哨声,这是他们的暗号表示安全。

        祺师兄手一挥道“记住在通过包子山时不要放低警惕,走。”纵马向奔去。其他人也纵马跟了上去。

        没一会儿,祺师兄已看见圆脸短须汉子勒马在前面等侍,挥手示意他们纵马前行。他总感这包子山有些不对劲,才会让圆脸汉子二人前去察看,虽接到回报没有异常,但心中不安还没消除。在快进入包子山脚下时把长剑拔在手中,向后边同门喊道“拔出长剑,快速通过包子山,不要停留。”

        后面同门听到吩咐纷纷拔出长剑拿在手中,虽然有二人觉得他们的祺师兄有些反应过度,但还是照办把长剑拿在手中。

        在祺师兄一众快要通过包子山时,突然从山坡雪里跃出十多名黑衣蒙面人,这些黑衣蒙面人都披着白色斗篷,只要不动扒在雪地里,是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的。

        祺师兄他们好在足够警惕,先把剑拔在手中才不至于手忙脚乱,但也够呛。

        祺师兄高呼“冲过去,不要恋战。”自己却调转马头向黑衣人冲去。

        在前面等侍的圆脸汉子和七师兄也都纵马奔回杀向黑衣人。

        一时间刀声剑影,痛叫声,马嘶声,叫骂声染缀着包子山脚下官道。

        一声马的悲鸣声,小师弟所乘的马匹被一黑衣人把整条前腿卸下,好个小师弟在马匹侧倒瞬间一手抱起怀中昏迷的二师兄向前跃出,右手长剑一撩击向黑衣人面部,黑衣人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避闪不及被撩去了一半脸,一声惨叫当场毙命。

        在旁的三名黑衣人见状,倒吸了一口寒气,只是一怔,三人同时向小师弟攻来。小师弟怀抱一人,身法受阻又受三人围攻,身处险境,只能全力防守。

        祺师兄见到小师弟困境,急忙使出‘霖霜剑法’杀招‘霜雪盖地’击向对敌的二名黑衣人。右边黑衣人见状暴退还是被伤中左臂,左边黑衣人一不及避被当场绞杀。祺师兄在击退对手后,并没追杀左臂受伤的黑衣人,回身攻向正在围攻小师弟的黑衣人背部,那人来不及反应已中剑身亡。

        这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声音所发出的惨叫声,祺师兄眼光斜瞄,见自己一名同门被砍成二半从马上摔下。心中大怒戾气暴增,手中长剑如毒蛇吐信招招杀招,几个回合绝杀了围攻小师弟的黑衣人。祺师兄沉声喝道“小师弟‘冲天哨’。”小师弟在解困后第一时间从怀中拿出一物向空中抛去,只见那一物在爆开一条七彩火光冲上高空,并陪着一阵尖哨响起。在高空中再次爆开化成一朵七彩梅花浮在空中。

        祺师兄转身正要攻向别的黑衣人,正在这时圆脸短须汉子胸口中一枪倒地不起。

        祺师兄更是大怒,攻向使长枪黑衣人。长枪黑衣人见状回枪一挡卸去攻来一剑,长枪向上急速刺向身在半空中的祺师兄。

        祺师兄狰狞一笑,伸出左手使出‘空手夺百刃’手法向前急抓,他这一抓正好抓住长枪枪头,随着黑衣人收枪,如影随形跟上,手中长剑挥过,长枪黑衣人的头颅已被捎了下来掉到地上,身躯也随着倒下。黑衣人领头,见祺师兄不到半柱香时间已砍杀已方五人不禁忖道“这厮这么利害,自己也不是对手,还被他刺伤手臂,再打下去不只是带来的人要交代在这里了,自己也跑不掉。还是等帮手到来再做打算。”黑衣人在怀中拿出哨子放入口一吹,一阵尖锐刺耳响起。

        在场黑衣人听到哨声立即从怀中拿出一物向地上摔,顿时浓烟四起。祺师兄及其同门见状,立即屏住呼吸挥剑护住周身。

        浓烟渐渐散去,祺师兄等人才发现黑衣人已撤退了,就连地上的死尸也被掠捡干净抬走。众人不由对这些黑衣人组织之严密,做事之利落不留丝毫痕迹感到心惊。

        祺师兄回头察看一下同门,只有他和小师弟没有受伤,其他的同门多多少少受了点伤,更甚的还有二人阵亡。不由得一阵心痛。急忙上前和小师弟一同给同门上药包扎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