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锋芒初露
        风扬右手揉的屁股一瘸一拐跟在魅儿后面向着品梅轩走去。

        魅儿见风扬一路嘟着嘴对自己不理不采虽然他行走的怪模样有搞笑,也不好意思再捉弄他,见他一手总揉着屁股也有些过意不去。上前柔声声道“要不我扶你吧?”

        “不要猫器耗子了,刚才打得那么起劲。现在就别再假慈悲了。”风扬没好气的道。

        “臭小子,本姑娘见你走得难受,好心想扶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知好歹。”魅儿没想到风扬会这么说不由来气娇嗔着道。

        “你也是真心要帮我,那你就背我走。”风扬停下脚步,装着可怜的模样道。

        “你想得美,要本姑娘背你,那你就自己走。哼!”魅儿说完不再理风扬头也不回向前快步走去。

        “臭丫头说什么要扶我,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风扬嘀咕着拖着还有些痛的屁股跟过去。

        不一会风扬来到品梅轩门前台阶边,见魅儿站在门边等着自己,心里涌进一丝暖流。脸上装得甚是难受,愁眉苦脸的对着魅儿道“好姐姐,你背我上去吧,我屁股好痛。”

        “臭小子别在我面前装蒜,还不快上来。”魅儿口中虽是这么说,心中却是有些后悔刚才下手太重。

        “可是真的很痛!要不你过来扶我。”风扬心中自忖要魅儿过来背自己上去是不可能的,只得下降要求。

        “嗯,你真的很痛吗?那好吧,我扶你上来。”魅儿走下台阶过来扶着风扬的手臂。

        “嗯,嗯。”风扬在魅儿扶着他手臂时双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脸上却露出痛苦的表情,口上还轻声呻吟来加强效果,身躯向魅儿靠去。

        “你”魅儿不知要说什么,又不好推开风扬只得咬着贝牙红着小脸托着他上了台阶。

        “好了,你自己走吧。”刚上台阶魅儿红着脸就要放开双手。

        “你还是扶我进去吧,我刚才走了那么远的路,屁股更痛,有些走不动了。”风扬露出可怜的表情求着魅儿。

        “这不好吧。”魅儿小脸通红害羞着道。

        “有什么不好,谁让你刚才打得那么用力,要不扶我。就告诉伯父刚才暴力打我。”风扬带着威胁要魅儿扶他。

        “那好吧。”魅儿倒是有点怕风扬到梅清杰面前告状。只好继续扶着他走向后院偏厅。刚才风扬未到时她已向婢女打听到梅清杰夫妇在后院偏厅中下棋。

        品梅轩的后院偏厅中,梅清杰正与夫人尹晓君下棋品茶,身旁站着二名绿衣婢女服侍着。

        尹晓君拿着白子看着棋盘上的棋局,她忽然抬头望向门外道“疯丫头,扬儿怎么了?”

        尹晓君的语声刚落,魅儿扶着风扬就出现在偏厅门外。魅儿连忙道“夫人,风扬没有什么事。”

        “没有事怎么要你扶着?”尹晓君不解问道。

        风扬连忙上前躬身行礼道“侄儿拜见伯父、伯母。多谢伯母关心,侄儿没事,只是刚才被只母狗的前爪给爪中了屁股,有些痛,魅儿姐便扶着我进来。”风扬恭敬地说道,在说到被母狗爪中屁股时双眼露出戏谑神色,魅儿在旁却脸现怒意。这一切变化都落入梅清杰夫妇眼里。

        尹晓君笑意盈盈的道“哦,是被母狗爪中屁股,你怎么要惹恼这只小母狗?要不要我帮你教训这只小母狗?”说着双眼却始终年着魅儿,她猜测风扬屁股上伤应该是这疯丫头打的。

        魅儿站在那里猛跺着她的玉足娇嗔道“夫人您怎么老看我?我又不是小母狗。”

        “我又没说你就是那只专撕人家屁股的小母狗,你紧张个什么劲?还是你就是那只小母狗?”尹晓君脸带微笑一双凤眼看着魅儿,用透着戏谑的语气道。

        “庄主您看夫人总是捉弄我。”魅儿身形一闪拉着梅清杰的手臂一阵轻摇撒娇道。

        “好了,好了你别摇散了我这付老骨头。”梅清杰轻拍着魅儿的手,满脸慈爱的慢声道。

        “你这丫头怎么把扬儿打得这么重?”梅清杰接着道。

        “是他先打我爆栗的。我气不过才打他嘛。”魅儿嘟着嘴小声道。

        “谁让你要吓我?我这叫自卫。”风扬在下边抗议着道。

        “自卫要这么用力敲打我头顶吗?再说又没吓到你。”魅儿站在梅清杰身边跺着脚气呼呼地道。

        “你还不是用力打我屁股。”风扬反驳着道。

        “你没先打我,我怎么打你了。”魅儿小脸通红急跺着玉足手指着风扬道,大有搏上去撕力的意思。

        梅清杰夫妇脸带微笑看着风扬二人争辨。他们身后的二个绿衣婢女早已把小脸憋得通红。

        “好了,你们二个小鬼头就别争辨了。”梅清杰出言制止了二人的争辨。

        梅清杰慈爱的看着风扬道“扬儿,我听你梓涵哥说道你从藏书楼剑谱中整理出岐山派的‘流云剑法’授给魅丫头是吗?”

        “是的,伯父。”风扬恭敬的回答。

        梅清杰转头看着身边的魅儿道“魅丫头,你练给我和夫人看看。”

        “在这里吗?”魅儿问道。

        “到门外埕口上吧。”梅清杰指着窗外埕口道。

        “是。”恭敬地揖了一礼,接过身后绿衣婢女手中的长剑走出门外。她身后的绿衣婢女在听到梅清杰要求她演练‘流云剑法’时,就过去把墙上的长剑取下提在手中。

        梅清杰一众随着魅儿走出偏厅来到门外青石埕上。

        魅儿走到青石埕中心处站立,深深吸了口气,右手提剑一跃在身前舞出十数道剑花,一时间埕上剑影重重似流云般刹时上刹是下,一道翠绿幻影穿插其中飘忽不定,腾挪跳跃。骤然一声消哨,魅儿一跃离地而起,手中长剑化成一片雷电云飘浮在空中,紧接着雷电云骤至化成一片剑雨袭向埕面,只听一声爆响,云消雨散大地恢复平静。一阵掌声随之响起。

        “魅丫头,你在这套‘流去剑法’上的造诣可比‘素女剑法’深啊。”尹晓君有些不解地道。

        “是风扬教我怎么领会‘流云剑法’的剑意。”魅儿腼腆的道。

        “扬儿教你领会这套剑法的剑意?”尹晓君心神一震问道。

        “是的。”魅儿恭敬地回答。

        梅清杰听魅儿说道是风扬教她领会‘流云剑法’的剑意心中半信半疑,对着风扬道“扬儿你也练一遍‘流云剑法’吧。”他话声甚是慈祥。

        “伯父,侄儿没有内力加持这套剑法舞得并不好。”

        “无妨,你就练练吧。”梅清杰抚着长须微笑着道。

        “是”风扬恭敬揖了一礼,走向魅儿接过长剑。来到青石埕中央处站立,左手垂于左腿边,右手长剑剑尖向下斜指地面,闭眼收敛心神把心中的剑意与手上的长剑相通。随着剑意与长剑的融合,风扬身上散发出的萧杀之气势渐浓。

        风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萧杀气势影响着在场众人。梅清杰和尹晓君都心中一震,不由得忖道“扬儿只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就能有这气势,不哑于有着一甲子修为内家高手所发出的气场。如能修练内功,将来前途不可估量。”

        只见风扬一声清喝,长剑似有了生命一样,如银龙般东游西窜在他周身激起道道光影,光影幻化成流云,流云转为雷电云集结在他身前,瞬时雷电云化成漫天剑雨袭向前面,暴雨过后风消云散,一切回归平静。

        “不错。扬儿在剑法的造诣比魅丫头高了不少,这套剑法你能使得轻灵如流云流水,却不失剑招之犀利,可见你已是悟通了这套剑法的精髓。”梅清杰大为赞赏微笑点着头道。

        尹晓君不由得拿风扬与自己儿子做比较,心中忖道“扬儿比涵儿要小了几岁,但在功法的悟性却要高得多。涵儿恐怕连他一半的悟性都没有,如果也有这般天赋该多好啊。”不由心中暗暗叹息。

        梅清杰接着疑惑问道“只是这套剑法与岐山派的‘流去剑法’的剑招似是而非是怎么回事?”

        “哦,是这样的,剑谱中的‘流云剑法’各招式都详细注有破绽之处,而且这些剑招在剑谱中也是画得比较简单,我把剑谱中剑招组成一套剑法时加进了一些我自己的想法,修改了一些变化,还不知道会不会让这套剑法破绽更多?”

        “是你修改了剑招,这就难怪与原剑法招式有不同了。”梅清杰心有所思地道。

        风扬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道“请伯父指出这套剑法不到之处。”

        梅清杰思索了下道“你所修改后的‘流云剑法’比原剑法有些提高,只是限于你本身修为低,见识不足眼界不够宽并没提升多少。不过已经很不错了,你只有十六岁并没有多久的修练就能把一些没有心法的剑招连成一整套的剑法已是奇才,更何况你还加以修改使其比原剑法更具威力这更是难得。”

        “伯父,真的比原剑法还利害吗?”风扬有些不相信自己所修改的‘流云剑法’会比原剑法更具威力,原本只是想尽可能的接近原剑法,并减少招式中所知的破绽。更没想到的是梅清杰对自己的评价会这么高。

        “不错,你只要好好增加自身的见识,加上你的天赋过人,将来的修为不可估量。”梅清杰点头道。

        “我会的,请伯父宽心。”风扬恭敬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