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丹阳宝典
        天刚朦朦亮,梅花山庄里二条白影快速接近品梅轩的大门。品梅轩大堂内灯火通明,大堂正中的太师椅上坐着梅清杰和尹晓君夫妇,左边椅上坐着孙铨和许民权二位梅花山庄长老。这时二条白影飘进来站立在大堂上,向正中的梅清杰夫妇行了一礼道“庄主,夫人早上好。”再转过身来向孙铨和许民权揖了一礼道“二师兄、三师兄。”进来的正是刀疤脸钟大钏和钱光良二位长老。

        梅清杰是他们大师兄,孙铨排二,许民权排行第三,刀疤脸钟大钏排第四,钱光良第五,还有一位小师妹许晴没在庄中。

        梅清杰右手一拂道“二位师弟免礼,快入座吧。”

        钟大钏和钱光良同时应了声“是”,在右边椅上坐了下来。

        梅清杰等二人坐定才开口道“大清早的把四位师弟叫来,是有件事要和你们商量。”刚说到这里有几个婢女从后院托着茶水走过来。

        刀疤脸钟大钏是个急性子,见梅清杰话刚说一半就收口,坐在那里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等到婢女摆好茶水退了下去,急忙问道“庄主,是什么事要和我们商量?”

        梅清杰微笑着没有开口,只是从左边袖袋取出一纸张向钟大钏抛来。

        刀疤脸钟大钏刚伸出手要接时纸张突然下降落入他的手中,四位长老心中一凛,脸上都流露出佩服神色。钟大钏更是心里忖道“乖乖铃叮咚,这庄主师兄怕是‘天罡诀’大成了。”心中想着手却不慢,打开一看不由一愣口中喃喃自语“这不可能吧!都消失一百多年了,怎么说出现就出现!”

        坐在他身旁的钱光良见钟大钏反常的神情,起身拿过他手中的纸张一看也是一愣,随即神情恢复如初把手中的纸张递给许民权,孙铨也起身过来观看,只见观看过的都出现神色各异。

        梅清杰等他们都观看过纸张内容,这才慢慢地道“这张纸是刚刚才收到,是弟子从庄外飞鸽传回来的,原想等晚一点才叫你们过来商量,考虑到消息中提到‘丹阳宝典’还是早些商量定夺。各位师弟都看过了有什么想法?”

        刀疤脸钟大钏带着怀疑的态度道“我认为这消息的来源可疑,消失了百多年的‘丹阳宝典’说出现就出现,一定要好好地搞清楚消息的出处再做定夺,不要被别人耍了都不知道。”

        孙铨接着钟大钏的话道“不错,是要调查清楚消息的出处和真实性,但也要从消息中提到的线索追查下去。我认为要两头抓。”

        许民权也站起来道“我认为消息中提到‘丹阳宝典’的线索,宁可信其真,咱们应先追查下去。”

        刀疤脸钟大钏极是反对道“怎么能宁可信其真的,如果是假的呢?不是浪费表情,给人留下笑柄。”

        许民权大声道“如果线索是真的,不去追查那不就是坐失良机了。”

        刀疤脸钟大钏刚要开口,梅清杰见二人这样吵来吵去也不会有个结论,只会损伤感情,急忙开口制止道“好了,你们二位的意思大家都清楚了,就不要再辨论了。钱师弟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钱光良刚才只是静静地看着听着他们的辨论并没插言,见梅清杰发问,站起身来道“我也没有什么看法,只是咱们先前派出去的弟子是为了追查风家庄灭门惨案的,是不是应该以查灭门案为主?至于‘丹阳宝典’的事让他们留意就行,毕竟这‘丹阳宝典’消声灭迹了上百年,线索纵是真的也不会一下子让人得到宝典的。这只是我的建议不知在坐各位认为如何?”别看他心思紧密,平时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看事物却是老到深远。

        梅清杰转头问尹晓君道“君妹妹,你怎么看的?”

        尹晓君答道“我同意钱长老的看法。”

        梅清杰看了钟、孙、许三人问道“你们怎么说?”

        钟大钏三人同时躬身道“任凭庄主拿主意。”

        梅清杰点下头道“那就按钱师弟的意思办吧。等腊八过后再做打算。”

        钱光良等四位长老同时躬身行礼道“是。”

        “你们都回去吧。”

        刀疤脸钟大钏与钱光良二人生性相近交情其好,平时也是焦不离孟。这时自然是二人一同走出品梅轩。

        刀疤脸钟大钏等许、孙二人走远便上前低声问钱光良道“钱师弟你觉得这‘丹阳宝典’的消息可靠吗?”

        “你认为呢?”钱光良不答反问,把刀疤脸钟大钏搞得一愣。

        “我就是认为不可靠,才在大堂上要求门下弟子查清楚来源,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嘛,一半一半。”钱光良淡淡地说。

        “什么一半一半的?你不能说清楚吗?”刀疤脸钟大钏一脸懵样埋怨着道。

        “就是‘丹阳宝典’的消息,我只是一半相信一半不信。而且很有可能与风家庄灭门有关。”钱光良停下脚步对着钏大钏一字一顿的说,语调平静冷淡一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怎么又扯到风家庄灭门案上来了?”刀疤脸钟大钏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谓呆立着。他是个实心人心里没有那些弯弯绕绕,对事物一就是一。平时都是钱光良帮他拿主意做决定。

        “再过十多天,外出弟子回来不就知道了。”不再理会钟大钏,快步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刀疤脸钟大钏想想也觉得有理,口喊着“师弟等等我,咱们来二杯怎样?”快步跟了上去。

        品梅轩的大堂上,梅清杰从他的四位师弟走后就一直看着大门外发愣。

        “你怎么了?是不是也觉得这‘丹阳宝典’与风兄弟灭门有关?”尹晓君见丈夫脸色凝重,心有所思的神情呆望着大门外,不由发问。

        过了良久,梅清杰深深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看着尹晓君道“君妹妹,你也觉得这两者有关联么?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如果真有关,不只扬儿有更大的危险,咱们梅花山庄也会被牵连进来。”

        “虽然当时咱们带回扬儿时小心行踪,但难保没迹可寻。先前只是认为被仇家灭门倒没在意,但现时窜出来‘丹阳宝典’现世的消息,我总觉得这两者多多少少有些关联,这么一来救治扬儿倒成了给庄上惹来祸端了,咱们需要先做好最坏的准备。”尹晓君脸色凝重的轻声道。

        “嗯,不管两者是不是有关联咱们还是先做好准备才是。”梅清杰听了尹晓君说话,点着头道。

        “那你准备要怎么做?”尹晓君问道。

        “从今晚起加强巡逻,等外出的弟子回庄再做打算。”

        “现时还没有发现有人来采点打探,这样安排也好,不会太过张扬。”尹晓君想了一下道。

        这时后院转出一个绿衣婢女走到梅清杰夫女身前微蹲揖了一礼道“庄主、夫人早点准备好了,是拿过来还是在后院偏厅用膳。”

        “到后院吃吧?”尹晓君道。

        绿衣婢女微蹲揖礼应了一声退下。

        “咱们走吧。”梅清杰对尹晓君招呼了一声,转身走向后院。

        尹晓君也抬足跟过去。刚要走出后门向梅清杰问道“杰哥,梓涵这孩子这二日怎没见到?你知他在干什么吗?”

        “还不是陪着那小女孩到处赏梅花。”梅清杰慢步前行却不回头道。

        “这臭小子功不好好练,陪什么女孩赏花。”

        “好了,我知你是怎么想的,但也不要过分干预,让他们随其自然才好,孩子们自有他们的缘遇。”

        “都是你有理,这二个孩子都被你惯坏了。”尹晓君啐声埋怨着。

        “你没惯吗?”

        梅清杰夫妇在边走边聊中行向后院偏厅。

        同一时间,风扬居住的小阁楼中,魅儿正蹑手蹑脚象只二脚老鼠稍稍接近睡床边,见风扬脸向着里面侧身睡在床上。魅儿双手上举,手指分开作爪状,睁眼裂嘴刚要上搏,眼前一黑一张绵被把她罩住,紧接着又感觉到后背被人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去刚好倒在床上,刚一着床魅儿连忙掀开头上绵被,却又一痛从头顶传来,才知自己头上已吃了一爆栗,不由惨叫起来。耳边传来风扬的笑声。

        魅儿双手一伸,抓住正在高兴的风扬用力一拉,把他拉上床上接着来个张果老倒骑毛驴一个翻身骑坐风扬身上,双手急挥如豉手般对着风扬的屁股猛擂。

        一时间阁楼内叫声换调,换成了风扬主叫中间加插着魅儿的拍打声和叫骂声。

        由于魅儿使出千斤坠心法,风扬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魔掌。

        风扬觉得自己的屁股快被打成四爿,只得大叫认输“好姐姐,是我不该不让你吓我,你饶了我吧。”

        “臭小子乱叫什么?什么不该不让我吓。”魅儿说着再打了几下。

        “哎哟,别打了我的屁股开花了。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风扬哎哎哟哟地叫着。

        “听你叫得这么惨就饶你这一次,你今后也再打我,看我怎么修理你。”魅儿说完还在打了一下,再听风扬一声惨叫声,这才飘身下床,叱了声“还不起来吃早点。”说完不再理会风扬向前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