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素女心经
        风扬把剑谱合上,发着呆地盯着手中的剑谱,心中疑惑忖道“怎么越看剑谱越发觉自己所揉合的剑招与剑意相违背,这是什么原因?”

        风扬定了定神,闭上双眼再次在脑中把‘灵霜剑法’的前十八招招式演练一遍。叹了口气,睁开双眼懵懵地盯着桌面上的《灵霜剑法》。

        过了良久,风扬心中灵光一动,心情骤然开朗,急忙拿过别本剑谱翻读,这时他已把心思放在剑法的招式变化上,不再在意这套剑法的剑意如何。他想通过观看别家剑法招式的变化,从中找到解决‘灵霜剑法’招式与剑意相违背的方法。

        过了个把时辰,风扬轻轻把书合上,闭上双眼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睁开眼把面前的剑谱拿开,刚要放下才发觉魅儿不知几时坐在旁边看着自己,问道“你几时回来?干嘛看着我?”

        “我回来久了,见你看书看得入神就没打扰,就坐在这里你看来才泡茶。”魅儿一手托着下巴声音散懒着道。

        “那你怎么不拿本剑谱看看?在那里干坐着不无聊吗?”

        “看书多累啊。还是坐着看你看书有意思多了。”魅儿还是用那散懒的声音回答。

        “怎么看我看书比看剑谱有意思?”风扬被魅儿的回答搞得有点懵。

        “怎么没意思?你不知道你在看书时的表情有多么丰富!刹时眉头紧锁,刹时眉开眼笑的,多有意思。”魅儿说到这里来了精神连比带划。

        “有这么夸张吗?”风扬被魅儿说得有些尴尬。

        “就是这么夸张!”魅儿语气肯定夸张地点着头。

        “算你在理好吗?泡杯茶怎样?”风扬连忙转换话题。

        “嗯,好吧!看你这么乖,姐姐就泡杯茶给你喝。”说完上站起身生火烧水。

        风扬也没再看剑谱,只是坐在那边静静地看着魅儿生火烧水洗涮茶具。魅儿被他看得有些害羞,小脸微红的娇声叱道“臭小子不好好看书,净看本姑娘干嘛?”

        “只准你看我不准我看你是什么道理?那不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了。”

        “你不好好看书,你”魅儿一时也不知要怎么说,红着小脸不再理会风扬。

        风扬坐在桌边看着魅儿娇羞的模样,心中刹时荡起一丝从没有过的感觉,既是甘甜又是温馨,让他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呆呆地看着她。

        魅儿见风扬呆呆地看着自己心中一阵甜蜜,嗲声嗲气地道“臭小子,老看着本姑娘干嘛?”

        “嗯嗯看你的茶泡好了没有。”风扬回过神来,找了一个还不太离谱的理由。

        “这还要看吗?泡好了自然会拿给你。”魅儿嗲嗲的声音又让风扬心中一阵荡漾。

        “咳咳”风扬干咳了一声,低下头来无目的地翻着书。

        “魅儿姐你明早陪我过去品梅轩请安怎样?”风扬找了个话题来化解现下的尴尬。

        “好的,明早早饭后陪你过去。”魅儿点着头答道。

        “怎么好象没见到伯父伯母亲传的弟子。”风扬知道梅清杰夫妇亲传的弟子在袖口上绣有朵红梅花。自己从走出小阁楼好象没有见过袖口绣有朵红梅花之人才有这一问。

        “哦,我听说他们好象出去办什么事了,不只是他们,咱们庄好多旁支弟子也跟着他们一起走的。不过快回来了。”

        “哦。你知他们出去办什么事吗?”

        “那就不知道了。”魅儿边说边把泡好的茶送到风扬面前桌上。

        “那他们都是长期在外吗?”风扬问道。

        “你不是口渴吗?还不快喝。”魅儿说完,自己也拿起杯呷了一口茶道“他们有事才出去办,并没有长期驻扎在外的,不过每次好象只有几人而已。这次出动这么多人可能要办什么大事吧。”

        “这次出去是几时的事?他们没有回来过吗?”风扬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思。他心里也隐隐觉得梅花山庄这次出动这么多弟子很可能与自己有关。

        “他们是三个多月前出去的,好象没有回来过。不过下个月初八前他们一定会回来的。”魅儿思索一下后道。

        “怎么下个月初八他们一定会回来?”风扬不解问道。

        “傻瓜,下月初八就是腊八,咱们庄上腊八这一日要开宗祠祭祖,这个日子门下弟子是不能缺的。”魅儿解释道。

        “哦,下个月是十二月了,就要开春了。”风扬有所思的道。

        “对啊。”魅儿好象想到什么“哇”一声站起来。

        “你怎么了,那条根不对?”风扬被魅儿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问道。

        “我是刚想到在夫人那里听到开春山开封要带你去‘万重峰’找怪医帮你治疗经脉的事。”魅儿有点腼腆的道。

        “伯母有和我说过这事。如果真的要去‘万重峰’你能陪我去吗?”风扬部道。

        “可能夫人不让我出山庄的。她老人家说过我的内功心法‘素女心经’没突破第六层之前不能出山庄。”魅儿有点无奈的道。

        “你现时练到几层了?”风扬关心的问道。

        “年初才突破第五层。这几个月来又没怎么练,没什么进展。”这个大大咧咧的姑娘,今晚被风扬呆视后心里出现了微妙变化,说话时变得有点忸忸捏捏柔声细道。

        “那你快练啊。争取在开春前突破第六层不就可以一起去‘万重峰’了。”

        “你说笑吧!这‘素女心经’有那么好练的吗?”

        “这么说,你不就不能和我一起去‘万重峰’了。”风扬失望的说。

        “应该是这样了。”魅儿一脸无奈,想着要和风扬离开,心里着实不甘。

        “你现在可以多练练啊,争取更快地突破第六层不就可以早日走出山庄,既便我离开去治伤,但我还会回来找你的。”风扬见魅儿神情甚是沮丧,便安慰着道。

        “你走后还会回来找我?”

        “当然会!”风扬一脸严肃认真,语气坚决地道。

        “好!我相信你。我现在也要加紧修练心法,争取更快突破第六层,就可以陪你行走江湖了。”魅儿如打鸡血整个人兴奋起来。

        “你就在这里练吧。我不打扰你。”

        “不,我还是回去练。”魅儿不知想到什么脸上一红。

        “哦。你现在就要回去吗?”风扬语气中透着不舍。

        “嗯我明早再过来。”魅儿说完一溜烟跑出阁楼回她的住处去了。

        留下风扬还呆立在桌边,还未回过神来。

        风扬摇了下头坐了下来,看着魅儿刚才坐过的位置心中忖道“怎么今晚对着魅儿姐的眼光会有心跳加快,有晕眩的感觉,先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真奇怪,不过种感觉很好。魅儿姐所练的‘素女心经’是什么功法有那么难练吗?”

        风扬不知这‘素女心经’和少林派的‘易筋经’、武当派‘太清心法’华山派‘丹霞神功’并称武林四大神功。只有早已失传的‘丹阳神功’能胜一畴外,已没什么功法能比它强,自然要想练成也是不易。

        ‘素女心经’和‘素女剑法’都是‘梅花仙子’尹晓君娘家祖传的二项绝学,‘素女心经’分这九层,只有女子才能修练,男子不能修练,如强行修练会走火入魔,全身经脉寸断而亡。第一层至第五层比较容易练成,只要是女儿身,资质中流之辈练二三十年即可练至第五层境界。到了后面四层要想有所成就必需天赋一流并从儿时练起不可。‘素女心经’只有天赋上乘玄阴女体并且是从儿时修练才有可能突破第九层进入大成境界。

        ‘素女心经’练成第六层已能凝气成形,进入第七层能捏水成冰,到了第八层已是到了化气成冰的境界,突破第九层已到能冰封一切的恐怖地步。当年尹晓君的先祖‘紫霞仙子’尹钰玲,凭借这二项技能独步武林无人能敌。

        尹晓君当年在冲破第九层时受到干扰,导致化真气错乱险些走火入魔,经过闭关修练虽然隐犯尽除,但也止步于第八层境界,受到打击的尹晓君终日郁郁寡欢。

        梅清杰为了让妻子早日走出魔障并让弟子四处探寻初生玄阴体质女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机缘巧合下总于在十七年前寻到符合要求的女婴,更难得的是这女婴天赋奇高,是个难得的练武奇才。当梅清杰把女婴送到尹晓君面前时她喜出望并打算认做义女,但在梅清杰告知这女婴的身世后,就不再有这一念头,并抗拒领养这女婴。在梅清杰的劝说下最终答应收养,并给她起名魅儿,为何起名魅儿并没给姓,大概是魅的生母的原因吧?也只有尹晓君自己清楚。

        由于尹晓君在突破‘素女心经’第九层时走火入魔伤及身体不能再生育,膝下只有梅梓涵一个儿子,随着与魅儿相处时间的拉长,心中的芥蒂渐渐放下,魅儿生性乖巧灵利,渐渐搏得她的欢心。

        在魅儿三岁时尹晓君就传她‘素女心经’心法。那时早已对她痛爱有加了,内心深处早已认做已出。但在名义上总没过内心的那道槛,既没收她为义女也没收为徒。就这样,魅儿在梅花山庄的身价就有些奇特,似婢非婢,似主非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