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灵霜剑法
        风扬轻轻把书本合上,站起身来伸了下懒腰。定眼望了一下,才发觉魅儿已不在身边,拿给她看的那本《流云剑法》剑谱正静静的被搁在桌面上。

        风扬放眼四处张望,却不见魅儿踪迹,心忖道“这臭丫头不声不响地溜到那里了?”

        风扬再次坐回软垫上,倒了杯开水喝了一口,心想“这‘两仪剑法’虽然没法练,剑法的剑意也没法领悟。这么好的剑法还是把它的招式记起来,说不定今后能练习。”又再打开《两仪剑法》用心默记剑法的招式。这些招式早已是记在心中,只是他怕记漏才再细读一片。

        风扬再次把剑谱合上,闭上双眼在心中再默念一片,这时他脑中浮再了二个幻影同时出招收招,腾挪跳跃,二把剑时分开左右上下攻击,时而合成一团向前挤压,忽而化成光影包围周身。风扬一遍以一遍地在心中反复演练,演练的次数越多越觉得玄妙无比。他对‘两仪剑法’的剑意已有所领悟,不由得惊叹出口“妙啊”一声。

        耳边传来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接着一声娇叱“臭小子鬼叫什么,把我吓了一跳,摔碎了一只碗,中午你没得吃。”

        风扬也被自己的一声“妙啊”惊得睁开眼,恰好看到魅儿受惊吓的表情,见她在那边埋怨着。不由得失笑出声“哈哈哈哈。”

        “你还好意思笑。”魅儿站在圆桌边猛跺着她那双玉足。

        “好姐姐是小的不好,惊吓到您老人家。您老人家请坐下吃饭,地上的让小的来收捡就好,”风扬站起身来嘻皮笑脸地对着魅儿既哈着腰陪着礼的一付二皮脸的样子。把魅儿的小脸从阴转晴站在桌边娇笑不止。

        “是你自己说的,快把地上收捡干净。本姑娘要吃饭了。”说完不管地上的碎瓷片,坐下拿起饭碗吃起来,但她的一双媚眼却在风扬身上转动。

        风扬笑嘻嘻的把地上的瓷片收捡干净,走到魅儿身边哈起腰陪着笑脸道“好姐姐赏口饭吧,小的肚子好饿。”

        魅儿把手中的饭碗放下,脸上一整故做严肃放沉声音道“嗯,看在你小子收捡得还算干净,本姑娘就赏你碗饭吧。”说后坐在那里娇笑起来。

        风扬坐到椅上,刚要拿碗见食盒中只有一只盛着饭的陶钵别无他物,不由一愣。魅儿见状哈哈大笑道“早给你说过,你中饭没得吃。”说完兴灾乐祸的看着风扬。

        “谁说我没得吃?”风扬一脸不服地拿起陶钵往面前桌上一放,拿起汤匙掏着饭吃了起来。吃相甚为不雅有如乞丐抢食,坐在一边的魅儿指着他更是娇笑不止。

        “快吃吧,饭快凉了。”风扬嘴里含着饭,不咸不淡的道。

        魅儿还是按压不住,还是娇笑不上。风扬也不再理她,自顾自地埋头吃着饭,如秋风扫落叶般扫荡着面前的饭菜,不到半盅茶的功夫桌上盘钵见底。

        风扬打了饱嗝站起身来。魅儿惊愕地拿着饭碗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娇声笑骂道“臭小子,你是饿鬼投胎吗?这么能吃。”

        风扬笑嘻嘻道“好姐姐,我一大早陪你跑来跑去不饿吗?你快吃吧饭真的要冷了。”

        “好好,臭小子算你有理。”魅儿看着桌上的残局,一脸无奈,提起筷子只能将就吃了。

        风扬坐回茶桌旁的软垫上,拿过书写着《少阳剑法》的剑谱翻开来观看。这本剑谱的首页书写着‘少阳剑法’是蒿山剑宗的上乘剑法。

        风扬见是上乘剑法不由得心中一喜,翻开细阅剑法招式。只见招式刚猛,花招甚少每一招都是大开大合,直取正面三路,只有到了后面二招才含柔劲。在这本书中标出‘少阳剑法’的破绽倒是不少,破绽少的也有二处,多的四处,有四处破绽的还是最后二招。破解用的招式还是梅花山庄功法。

        风扬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不由忖道“这‘少阳剑法’既是蒿山派上乘剑法怎会有这么多的破绽?正常功法越往后往是利害的招式怎么会破绽越多呢?这些剑招都是大开大合,直取正面三路,这么刚猛的攻法难道用的不是长剑?但这也不对。不用剑怎么叫剑法?还是蒿山剑所使用的剑是特制的,可能是使用特制的剑,这种剑很可能又长又厚才对,才说得通剑招中大多以砍、刺方式出招。还有后面二招的破绽怎么这么多?会不会和他们所练的内功心法有关?”

        风扬想了良久还是揣测不出为何后面二招的破绽会增多的原因。心中觉得这‘少阳剑法’应该需要蒿山剑宗的内功加持才能发挥剑法的威力。单纯的‘少阳剑法’的招式平平无奇而且破绽甚多,风扬对它失去兴趣没有再用心研究,但招式倒是记住了。

        风扬合起《少阳剑法》剑谱,抬头才发觉魅儿已无在阁楼中,不由得嘀咕着“臭丫头又是无声无息地消失。”转眼看了一下茶桌上的书心中忖道“臭丫头也没在,这几本书已看完,自己饮茶也是无聊,不如到藏书楼重换几本书回来。”心意已定,拿起桌上的书走出小阁楼向藏书楼而去。

        不多时,风扬上了藏书楼五层放回《针炙笔录》再退回四层先把手中的剑谱归回原位,再在架上翻找起来,这次他没有随手乱拿,每本都打开翻看,见书里所录的剑法平常无奇即放回。

        过了近半个时辰,风扬才拿起他挑选出来的八本剑谱走下楼。他把剑谱和玉牌放到痴老面前桌上,恭恭敬敬地揖了一礼道“麻烦痴老帮晚辈登记。”

        痴老还是慢吞吞的放下手中的书,用学浊的目光看了玉牌,再看看桌上那一大叠的书,抬起头来盯着风扬看了良久。

        风扬被痴老看得浑身不自在,觉得他那双浑浊无神的眼光能看通透自己的一切一样。不由得有点心凛的感觉,问道“痴老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只见痴老好象耳朵也不灵光,对风扬的询问不理不采的,面无表情的慢慢收回目光,慢吞吞地拿笔记录书名。等了良久,痴老才把书名录好,风扬收起玉牌,拿起桌上的剑谱,恭恭敬敬地向痴老行了礼才走出藏书楼回小阁楼。

        风扬回到小阁楼时见魅儿已回来正在打扫大堂。开口问道“魅儿姐,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你如果无聊就烧水泡茶吧。”魅儿擦着供案道。

        小阁楼只有初一、十五这二日才有四名婢女过来打扫,平时都时魅儿负责打理,这时已是月初所以只有魅儿打扫了。

        “那好吧,我来烧水。”风扬走到茶桌边把手中的剑谱随手搁在桌上,把茶炉中的炭灰倒净,加入新炭生火烧水,动作虽是生疏但还算利落。这几天他服用了梅清杰给他的丹药,身体基本恢复如初,虽然内力全失,体力已与普通人无异。

        风扬把茶具洗涮好后,坐到软垫上拿起刚带回来的《灵霜剑法》翻看起来。‘灵霜剑法’是天山派绝学,共二十四招三十六式组成。前十八招为一招一式,从十九招到二十三招由二式组成,二十四招由八式组成。

        风扬看了简介心中一凛忖道“这剑法可不比‘两仪剑法’逊色多少。要练成可不易,最后一招没有高深身法是没法使出,难怪天山派在武林中排名前十,可见他的底蕴深厚。这剑法玄妙高深,看能不能整理出来让魅儿姐习练。”想到这里,风扬整理下心绪,静下心来细心翻看剑招招式,进入忘我状态。

        这些剑招招式都只是画个大意,需要风扬整理变化才能贯通,费了二个多时辰他才整理出前十八招。在脑中演练一遍,呼了口浊气站起来。阁楼内已点着灯才发觉天色已暗,放眼四处望了一下,发觉魅儿扒在他身边桌上睡了。伸手推了她一下道“快醒醒,你怎么在这睡?”

        魅儿睁开双睡眼,摇了下头,定了定神道“你看完了吗?快来吃饭吧。”起身走向圆桌,风扬也跟过去。

        饭后风扬倒了杯水刚要把水壶放回炭炉上才发觉不是原来那条水壶,转头问魅儿道“你怎把水壶换了?”

        “还不是你把水壶烧裂开了,还好意思问。”魅儿瞪着风扬娇声道。

        “我把水壶烧裂开了?”风扬一愣,口中喃喃道。

        “下午不是我在打扫大堂时要你烧水。”魅儿见风扬呆在那里,一脸懵样不由有气叱道。

        “哦。”风扬总于想起来了,尴尬的笑着。

        “你先烧水,我去厨房回来再泡茶。”提着食盒向外走,刚要踏出门槛时回过头来笑虐道“可别再把水壶给烧坏了。”说完不再理风扬,笑嘻嘻的走了。

        风扬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下水壶却没动身过去烧水。放下手中的水杯,拿起桌上的《灵霜剑法》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