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梅林练剑
        天刚放亮,魅儿手提着食盒,口中哼着小曲,脚步轻快的走向小阁楼。不一会来到阁楼门前,她知道风扬不会把阁门落锁,也不拍门直接推开阁门长驱直入,口中大呼小叫道“懒虫起床啦,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

        风扬在床中听到魅儿的鬼叫声,知道没得睡了只能起身洗漱。口中不免得埋怨二句“臭丫头今早是起什么风这么早就过来?”

        “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本姑娘可天还没亮就过去厨房给你磨豆浆,做你爱吃的韭菜馅包子,你没感激就算了还在说什么风凉话。”魅儿气哄哄的道。

        “是吗?你做了韭菜馅包子。那得我吃过才能决定要不要谢你。”

        “好小子,那你别吃,我拿去喂狗。”魅儿更气,拿着食盒往外就走。

        “好了,别生气啦,跟你闹着玩的这么小气。”风扬在和魅儿调侃中已洗漱完毕,刚走出内室就见魅儿提着食盒往外走。

        “你不是怀疑不好吃吗?”魅儿略带委屈的道。她本是欢天喜地的准备接受风扬的感谢,没想到他还未吃就说风凉话心中大为生气。

        风扬见魅儿面若寒霜连忙陪笑道“好姐姐你做的当然是最好吃的,刚才是跟你说笑的,别生气啦。”

        “你要吃,那好,等一下你陪我练剑。”魅儿抿着嘴道。

        “你老人家可就饶了我吧。我这瘪脚功夫怎么跟你练?没几下就被你打残在地。”

        “那可不行,你要吃就得陪我练,这没得商量。”魅儿语气坚决,大有皇者下旨的气势。

        “好吧,你说啥就是啥怎样?”风扬满脸委屈的道。

        “这还差不多,走吧先去吃包子。”魅儿满面春风的把包子和豆浆摆好。她才不会跟风扬真的生气,只是耍耍小脾气让风扬吃吃瘪。

        风扬一脸无奈抓起包子吃着。

        “怎么样好吃吗?”魅儿在旁问道。

        “嗯,蛮好吃的,不比厨房师傅做的差。”风扬嘴里咀着包子点着头道。

        “嘻嘻,其实那包子,我只是帮着搞韭菜馅,余下的是厨房阿姨做的,不过那豆浆真的是我磨的。”魅儿有点不好意思在旁小声道。

        “那也不错啊,这韭菜馅咸淡正好。这豆浆嗯嗯磨得也不错。”风扬吹捧着魅儿,他可不敢再触她的龙须,不然等下练剑可没有好果子吃。

        “那你多吃一点,明天我再带些过来。”魅儿满面春风的道,自己也抓起一个包子吃起来。

        “哦,对了昨天在路上遇到尹长锋公子,他说来找过你没遇到,让我告知你,他已要回去了,让你今后没事到‘乌子坞’做客。”

        “哦,长锋兄几时走的?”风扬放下手中那碗豆浆转首问。

        “应该是昨天吧,我见他向大门走去,我也不清楚。”

        “你饱了吗?咱们快去练剑。”魅儿说完,把手中小块包子塞进嘴里,坐在旁看着风扬。

        “饱了。”

        “你去把剑带上,咱们到后门外梅林中练练。”魅儿边收捡碗筷边吩咐风扬。

        风扬走过去把长剑拿在手中和魅儿走出小阁楼。

        二人来到风扬先前遇见尹长锋的地方,这里刚好有块几十丈宽的空地,虽有点积雪但并不厚倒是练剑的好地方。

        魅儿也取过早上放在厨房里的长剑。这时她和风扬相隔三丈对面站着。

        魅儿拔出长剑刚要发招就被风扬阻止道“魅儿姐,你先把后面三招按昨晚所说的方式练练看威力怎样。”

        “嗯。好吧,你先让开。”魅儿点首向风扬道。

        风扬退到梅花枞下站着。

        魅儿收敛一下心神,在心中默思一遍‘乌云密布’‘风卷残云’‘风消云散’这三招剑法。只见她脸上变得凝重起来,一声清哨娇躯离地而起手中长剑化成一片光影,有如空中一片带着闪电的雷云,接着雷云夹带着狂风卷向地面,在落下时化成道道剑雨直击地面。刹时间地上狂风大作随着一声巨响雪花汾飞,一片白朦朦的不见方物。

        飘起的白雪渐渐回归地面,只见魅儿满脸震惊的神色望着脚下已被击出四丈见方的土坑。

        风扬站在梅树下也是一脸惊喜,他收敛下心神向着魅儿道“魅儿姐你再把内功注入剑尖,从头练一遍看看。”

        “好。”魅儿在心中默思了一遍‘流云剑法’的所有剑招,挥动手中的长剑从‘晴天流云’练至‘风消云散’收剑静立,在使出后三招时同样引起一片尘土飞扬。

        “注入内力真的不一样,威力大了不少,只是你在招式的连接把握还不好,没做到行云流水一样顺畅随意。”风扬等尘土散后在旁指出魅儿剑法中的不足道。

        “要怎样才能做到行云流水?不如你练一遍我看。”站在泥坑中的魅儿对着风扬道。

        “嗯好吧,但后三招我可没法跃上半空中使出来。”风扬边走向空地中央边道。

        “那没关系。”魅儿说着提剑退开。

        风扬在空地中央站定,手中长剑斜指地面,收敛心神把心中的剑意与手中的长剑合一,身上散发出一股萧杀的气势,让人有喘不了气的压力。一声清哨响起,风扬手中的长剑似乎有了生命一样左挑右刺在他周身激起重重剑影,重重剑影化成流云东冲西击,瞬间流云变成一片雷云向前压去,骤时雷云化成剑雨暴燃而至,终于风吹云散回归宁静。

        风扬收剑静立,收起心中的剑意。把长剑入鞘对魅儿问道“看清楚了吗?”

        风扬使出的剑招虽没有风声剑气,也没有魅儿使出的剑招快,但他的剑招看似慢但紧密无间,招式如流畅随意。魅儿不由得震憾地呆立着,心中忖道“这‘流云剑法’竟可使得如此潇洒随意。”听见风扬的问话这才回过神来答道“看是看清了,要怎么才能做到流畅随意?”

        “你在使出剑招时不要刻意地想着招式套路,要让手中的长剑随心中所想而至,心中所念而止。”风扬细心地解说着。

        “心中所想而至,心中所念而止。”魅儿呆立着思索风扬所说的话。

        风扬抱着长剑坐在梅树下思索他所悟到的剑意。

        风扬二人一坐一呆立着都进入深思,一时间这片梅林中静得只剩下落叶声。

        过了良久,魅儿好似悟通了,走到空地中央,如风扬一样长剑斜指地面,收敛心神,挥动长剑从‘晴天流云’到‘风消云散’使了一遍。这次虽没能做到风扬那样行云流水般,剑随意行,但也已有六七成火候,那招‘风消云散’的威力更大,一声巨响过后地上的土坑比原来深了二倍不止。

        “不错,现时出剑还生疏欠点火候,再练练熟就成啦。”风扬坐在梅树下对着魅儿道。

        “嗯,我再练练,你陪我等下再回去。”

        魅儿提剑再演练起来,不时传出一声巨响。也是这一声巨响让闭着眼的风扬知道她已练了一遍剑法。

        魅儿不知练了多少遍只觉越来出招越随手流畅,这时她刚使出第六招‘云绕天山’时一道剑影带着劲风袭向她左肩。只听“叮当”一声,魅儿挡开了来袭一剑,侧身还了一招‘晴天流云’剑尖直指袭者手腕。

        “好。”一声清喝,对方收回长剑变招攻向魅儿右侧,魅儿回剑挡开抽身后跃,口中叱道“臭梓涵,你怎么偷袭我。”她在使出‘晴天流云’时已看清来袭者是梅梓涵。

        梅梓涵收住剑招,嘻嘻的笑道“谁让你弄得那么大的动静,对了,魅丫头你刚才使的是什么剑法。怎么有点象岐山派的‘流云剑法’?”

        “这就是‘流云剑法’啊。”魅儿觉得梅梓涵问得有点多余。

        “什么?是‘流云剑法’你从那里学的,怎么和我见到的不太一样?”梅梓涵一脸惊讶。他知道这‘流云剑法’是岐山派的绝学,一般岐山门徒都得不到传受,他和岐山派少主交手时见他使出这套剑法,好象比魅儿使的剑法还要逊一畴。

        站在梅林边的许绮兰也是一脸不相信。

        “怎么不信吗?这可是风扬从藏书楼中拿来的剑谱。”

        “在那里?拿给我看看。”梅梓涵把手伸向魅儿。

        “我没有,在小阁楼中没带出来。”魅儿摊开手道。

        “这么重要的剑谱怎没带在身上,随便乱放。”梅梓涵埋怨着道。

        “那本剑谱有那么重要吗?”魅儿带着怀疑反问梅梓涵。

        “魅丫头,那可是岐山派绝学‘流云剑法’剑谱,虽然比不上我母亲的‘素女剑法’和咱们庄上的‘霖霜剑法’但也是顶级剑法。那可是武林剑客梦寐以求的东西。”梅梓涵用一种看土包子的目光看着魅儿道。

        “是吗?在我看那什用。藏书楼那本剑谱只有剑招没有心法,而且还有错漏,要不是风扬修改补充还不知练出来有没有三流剑法的威力呢。”魅儿一脸的不屑道。

        “什么只有剑招没有心法?那你怎能使出成套,还威力不弱?”听了魅儿的话可真把梅梓涵搞糊涂了。

        “不是给你说吗,是风扬修改补充的。”魅儿不耐烦的道。

        “风扬修改补充?”梅梓涵一脸的不敢相信,看了看魅儿又看风扬。

        “信不信由你,要不你到小阁楼看看剑谱不就明白了。”魅儿不耐烦地摆着手道。

        “好,咱们过去看看剑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