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续命三针
        午饭后风扬独自走进藏书楼,上了五楼并没走近那放着针炙医书的架前,而走向靠近窗边贴着‘药性与用药’的书架前翻看着。这次没有魅儿在旁等着,并不急着离开。站在书架前翻阅起来。

        风扬的天赋奇高,不但一目十行而且还是过目不忘。不到二个时辰架上的藏书被翻看过十之八九。虽然书中所写的草药十有八九没见过,这些草药的形状、味道、药性及用法都记在心中。

        风扬见天色不早,拜别守楼弟子走下楼。走过四楼时在贴着剑谱的架上拿了几本剑谱带回小阁楼。

        风扬走进小阁楼见魅儿还没有回来,便走向茶桌旁把手中的剑谱搁在桌上,拿起水壶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坐下拿起一本岐山派‘穿云剑法’翻看起来。

        风扬翻看了一遍,见这书所记录的只是‘流云剑法’的招式,并没有‘流云剑法’的剑诀心法,但在每一招的旁边都有注着这招的破绽及破解用的招式。这些破解招式大多是梅花山庄功法。

        风扬翻开其它几本也都是只有剑招并没剑诀心法,剑招旁边都有相应的破解招式。书写这些图谱备注笔迹不同,可见不是一人所书。

        风扬心想“这应是梅花山庄前辈把所知的其它门派剑法剑招收录成书,并在书中注明这招式的破绽及其破解所用招式。藏于书楼以供后辈阅读增长其阅历和对敌经验。”

        风扬重新翻开‘流云剑法’细心从头研读起来,不但把‘流云剑法’的剑招记住还把备注及破解所用的招式都记在心中,不一会就正本看完。

        合起书轻搁在桌上,闭起眼在心中默思‘流云剑法’的招式,在他脑中浮现一个影子在舞动着剑招。只见他喃喃自语“不对,这不对,怎么上招和下招接不上?是那里出错。”

        “怎么了,什么出错?”

        风扬睁开眼见魅儿提着食盒走进门来随口道“哦,没什么,你来啦。”

        魅儿走到风扬前面上下目光扫了一遍疑惑问道“你没事吧?刚才说什么出错了?”

        “我没事。是从藏书楼拿回来的剑谱中的有些招式连接不上。”风扬解释着道。

        “哦,原来是这事。快过来吃饭吧。”魅儿提着食盒走向圆桌。

        “好”风扬起身跟着走到圆桌旁帮魅儿一同把饭菜摆上桌。

        饭后,风扬坐回茶桌旁拿起那本‘流云剑法’细心观看总觉得第六招的剑意与其它剑招式的剑意格格不入,有点多余不知是不是录错了,必竟这不是真正的剑谱。想到这里心中把第六招舍去重新默思一遍,发觉顺畅了。

        风扬转向魅儿道“魅儿姐你帮我找把剑过来好吗?”

        “这容易,等一下我拿过来。”魅儿提着食盒走出去。

        风扬再把各招式的破绽及破解所用的招式一一再记一遍。

        过了盅茶时间,魅儿取来了长剑。

        风扬接过长剑在堂上舞起来,只见他周身剑影重重如行云流水。虽没有风声剑气,气势还是不小。一遍过后风扬收剑立于堂上虽有微喘着气,也不失气度。

        魅儿有些失神地向着风扬,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问道“你舞的是什么剑法?练了多久有点生疏但得犀利的。”

        “这套是‘流云剑法’下午才在藏书楼拿回来的,刚才也是第一次练当然生疏。”

        “你你第一次练?”魅儿一双媚眼睁得大大的有些口结地问道,可见她有多么惊讶。

        “是啊。”风扬有些不解魅儿怎会有这种反应。

        “我的妈啊!你可真是怪胎。这套剑法别人没练上一年半载别想有所领会,你只看了一会儿书就能使得这么流畅。”魅儿夸张地上下看着风扬大惊小怪地道。

        “这有那么难吗?”风扬被魅儿一惊一乍的搞得呆立在那边。

        “有那么难吗?你小子真是饱汉不知饿人饥!虽说这套剑法在武林中算不上一流绝学,二流还是排得上的。一般资质的练上十年八年才掌握大有人在。你说这难不难。”魅儿吱吱喳喳的道。

        “哦,这套剑法有这么好吗?你要不要练?我给你说说。”

        “好啊,这套剑法虽比夫人的‘素女剑法’弱些,但舞起来蛮好看的,威力也不弱我就练练。”魅儿想了一下道。

        “那你看好了,我从头练一遍。”风扬左手竖掌立于胸前,右手一转剑尖向上一挑使出第一招‘晴天流云’,剑随意动,身随剑走,腾挪跳跃,一路练至‘风消云散’收剑静立,双眼盯视前方,满脸萧瑟,身上散发出静寂杀气,让人不由得有心凛的感觉。

        魅儿不自主地吸了口气,心忖道“这臭小子怎么身上散出的气势这么大,让人有喘不过气的感觉,好象庄主都没有这种气势。”

        风扬收回心中的剑意,这剑意是他刚才在练第二遍时领悟的。回过头来问魅儿道“你可看清楚了。”

        “基本看清楚。”魅儿的天赋也是甚高的,虽没有风扬那么奇葩,那也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材。梅清杰夫妇对她痛爱有加也大多看重她的天赋。

        风扬从第一招开始给魅儿的出招要点,当然这都是他从剑招中悟出来的,招式中也加进了对破绽的纠正。现时这套‘流云剑法’与书中所记载有不少的不同与变动。可以说是增强版了。

        魅儿刚才观看风扬的比练已对招式有所了解,这时再听风扬分说出招要点已是掌握了七七八八,差的是上手演练。

        魅儿接过长剑走到大堂中央,闭目静思一遍招式,收俭心神从第一招‘晴天流云’练至‘风消云散’收剑静立。虽然生疏但还算连贯。

        风扬在旁观看,指出了几处出剑的错误。魅儿随后重新练起来,就这样二人在练练改改中到了午夜才结束。

        “如果后面的‘乌云密布’‘风卷残云’和‘风消云散’这三招如果能跃高从上向下攻,再在剑锋中注入内力,这三招的威力将会更大。”风扬坐在茶桌旁看着魅儿道。

        “嗯,你说得不错,这样吧,明天咱们到后山梅林中试练。”魅儿想了一下,兴奋着道。

        “好,你今晚要不要在这里睡?”风扬随口问道。

        “睡你个头,我才不要。”说着溜了出云。

        “在这里睡有什么不好,要这样害怕吗?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风扬嘀咕着走过去把阁楼门关上。

        今晚都在练习剑法没喝多少水,风扬这时倒是觉得口有些渴了。走过去倒了杯水刚喝了一口,骤然身后传来“啪啪”的响声,风扬打了一下冷战,急速转身向响声处望去,见只是身后的蜡烛爆了灯花,回过神来才发觉杯中的水已洒在桌面书上。连忙把杯子放下收捡被沐到水的书。幸好只是那沐在《针炙笔录》一书上,其它倒无碍。

        风扬略略放下心忖道“好在沐着水的只是《针炙笔录》,这本书是羊皮封面的应该不会沐坏。”心中想着手也没停,拿起书用袖口擦干书上的水迹,发觉已有水浸入书中。只好坐下把书放在桌上翻开用袖口放在上面吸干。

        风扬小心翼翼地边吸干水迹边观察有没有把字迹弄坏。当翻到下封皮时发觉点墨迹,以为是前页的字被化开了印上去,心不由一紧。仔细观察却不是前页字不化开,而是封皮里好似藏有东西。不由得好奇心大起,拿出怀中的银针盒,在盒中取出最粗的银针细心地在封皮打开一个小口,撑开小口见封皮的夹层中有一张薄薄的绢纸。风扬小心翼翼地取出绢纸再把封皮复原。做好了这些才打开绢纸,只见这张不大的绢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字,在字中有三幅经络图。绢纸的最上方写着四只略大点的字‘续命三针’。

        风扬看着这四只字心中大喜,忖道“真是天有怜见,这续命三针或许能治愈我身上经脉受损,说不定还能让自己记起以前的事物。”

        风扬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铺开绢纸细心研读,只见第一针‘定阴’:需要二十四根银针插入二十四处穴道,并由内功深厚的内家高手注入内力帮其打通经络。可让奄奄一息回转生机,内脏受损没有破碎施针后能快速抑住伤势并修复受损内脏。第二针‘锁阳’只需要九根银针,但施针时需要同时插入九处穴道。被施针者肉身强度增长五倍,内力修为瞬间增长三倍。第三针‘回生’需要一百二十根银针插入百二十处穴道,被施针者只没死透,肉身内脏没破碎即可生还。在施针时需要内功深厚的内家高手向被施针者注入内力打通经络。

        风扬越看心越沉,虽然这三针神奇无比,但现下对自己却没什么作用。但还是不死心,往下细看希望能在里面找到对自身经脉医治的方法。只是后边所书写的都是那三针的用针手法及穴位的位置和施针次序。

        风扬大失所望,只好把绢细心折好收进身上的银符盒中贴身藏好。站起身伸了一下腰,熄了灯走向内室找周公下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