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针炙 初试
        梅梓涵一行五人来到他居住的‘小月轩’,‘小月轩’是座小庭院离他父母居住的‘品梅轩’较远,倒是与风扬所居的小阁楼甚近,处于山庄外围倒是一个清静之地。梅梓涵不喜欢住在‘品梅轩’中,五年前使出死泡硬磨的功夫终于得到他母亲尹晓君答应他居住在这座小庭院中。

        梅梓涵刚踏进‘小月轩’大门就转身对魅儿道“魅丫头你去小厨房把酒菜拿到‘吟雪亭’,我们先过去。”“好的。”魅儿应了一声,转身向小厨房走去。

        梅梓涵四人走向位于离庭院百丈多远梅林中的‘吟雪亭’。

        ‘吟雪亭’虽离庭院百丈多远,但每天都有仆人过来清扫打点,亭中甚是干净,亭中石桌面铺着白色桌布,几张石鼓椅上都放着兽皮软垫。

        梅梓涵他们刚到亭中坐下不久,一名青衣婢女托着木托盘快步进亭中,给四人送上茶水点心。

        许绮兰脸露赞许神情向梅梓涵道“梓涵哥你院中的婢女蛮机灵的,你没在庄上他们也没偷懒,这边亭中打理得这么整洁。”

        梅梓涵呵呵笑道“这‘小月轩’一向来都是魅丫头帮我打理的,这些下人也都听她调配,我从来不插手。”

        “这魅儿也蛮有材干的,小妹甚是佩服。”许绮兰脸上甜甜的微笑,但凤眼中却闪过一丝妒意。

        许绮兰眼中一闪而过的妒意却被坐在她对面的风扬看在眼里,风扬心中不由嘀咕着。

        “风扬兄弟昨天见你从藏书楼走出是去观看什么刀法剑谱吗?”尹长锋呷了一口茶,转首向着风扬问道。

        “小弟是日间无事,才过去藏书楼找几本书消磨时间罢了,并不是刀剑谱。”风扬恭敬的回答。

        “咱们武林中人要看的书,自然是刀枪剑谱的,再就是乐谱了,其它的书都是在浪费时间,不看也罢。”尹长锋豪气万丈的道。

        “可惜小弟已与武林无缘,那些书对我已是没用。”风扬表情甚是无奈的道。

        “这么说为兄可不苟同,你现时虽练不了内功心法,但不代表不能练习刀法剑法的,一日练练剑法不是更能渡过时间吗?”尹长锋满脸认真地对风扬开导着,他从心里赏识风扬,总希望他能更快走出心中阴霾。

        风扬见尹长锋一脸认真,不由得心中细思起他说的话,一下子心中开亮起来,刚才在观看白光出招时正疑惑要怎样才能先敌一步?如果对手所用的招式自己明了于心不是就能做到先敌一步吗!想到这里起身来向尹长锋躬了一礼道“尹兄提点得是,小弟受教了。”

        “你怎么行起礼来了,快起来坐下。”尹长锋急忙道。

        “好了好了,坐下吧!我说扬弟,你不要老是不要动不动就行起礼来了,这样可不好。”梅梓涵在旁埋怨着道。

        “你们又怎么了?”魅儿提着食盒走过来,见这场境疑惑的问。

        “没你什么事,快把酒摆上吧。”

        魅儿嘟着嘴巴,从食盒中拿出酒菜放上石桌,把食盒盖上放到亭子一边然后坐下。

        梅梓涵拿起酒杯向身边尹长锋道“表哥,这一杯小弟敬你。”说罢一饮而尽。

        尹长锋拿起桌上酒杯做了个请的动作也一饮而尽,接着哈哈大笑。

        拿过酒瓶给尹长锋和自己满上酒,放下酒瓶拿起杯道“这杯酒我敬绮兰小姐,昔日在‘百花谷’中对在下的款侍,来绮兰小姐干。”

        许绮兰也拿起酒杯细声细气道“小妹也敬梓涵哥。”

        风扬等他们把酒满上,拿起酒杯道“小弟也敬各位哥哥姐姐。”四人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饮罢众人放下杯大笑,当然笑声最大的还是尹梅表兄弟。

        梅梓涵放下酒杯望着魅儿道“魅儿丫头,今年比武前三名有什么奖利?”

        魅儿刚拿起筷子伸向牛肉干,对梅梓涵的发问不做理采,夹了一块牛肉干放进口中细咀起来。

        “你你这丫头没听见我在问你吗?”梅梓涵为之气结。

        “我怎么了,没见到我正在吃牛肉干吗?”慢吞细嚼牛肉干吞下肚道。

        “我真怀疑你今后能不能嫁出去。”

        “要你管。”不理梅梓涵在那边干瞪眼,自顾自地拿起酒呷了一口道。

        “好了,你们也不要针锋对麦芒斗个没完,魅儿姐你就说吧,我也想听听。”风扬在旁道。

        “嗯,好吧。”清了一下嗓子道“听说今年第一名能得到一把宝剑。还有就是前五名可进藏书楼六层收练一年。”

        “哇,老头子今年这么大方,以前只有前三名才能进六楼一年修练,怎么今年四五名也有这个待遇?”梅梓涵在旁边大呼不懂。

        “这大概与五年后武林廿年一度的华山比武有关吧?”魅儿揣测着道。

        “有这个可能。”尹长锋在旁点着头道。

        “我也有听过我母亲说过廿年一度的华山比武,说这关乎门派在江湖中的排名及门下弟子的江湖地位。”许绮兰柔声道。

        “唉,每次比武前三名总是少林、武当、华山得去。盟主也是他们轮流当,没咱们什么事。”梅梓涵泄气道。

        “这三派底蕴深厚门下弟子众多,咱们这小门小户的当然比不过,但也不能妄自菲薄!能在比武中取得好的名次也算是回报师门嘛。”尹长锋豪爽的道。

        “说的也是。”梅梓涵在尹长锋的宣染下豪气顿生。

        二人杯起杯落好不痛快!风扬三人随后也加入战斗中。

        时间在愉快气氛中飞逝,在不知不觉中已是掌灯时分,吟雪亭中早已有下人在亭内放上二盏灯。

        魅儿和许绮兰二人早已回去休息。

        这时亭中梅梓涵在灯光的照射下脸色更回红润,站在那里摇摇晃晃地,右手指着扒在桌上的风扬大着舌头道“你小子不行了吧,刚才还挺有勇气地跟老子斗酒,真不知死活!还是被老子干扒下。”

        尹长锋睁着醉眼,撑着晃动的身子指挥着下人把风扬扶回阁楼。刚要坐下梅梓涵已把酒杯递了过来道“表哥现在只有我俩,咱们再喝,不倒下不准回去。”

        尹长锋豪爽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不一会二人也被仆人抬上床里盖上被子口叫着干杯昏睡过去

        接近响午时分,小阁楼中传来一声惨叫声。这惨叫声是发自风扬之口,这老兄睡到这时才睡来,刚要起床昔夜的宿醉让他头痛欲裂,只见他坐在床沿边双手揉着太阳穴,双眉皱成一团,眯着双眼、咬着牙、裂着嘴好似刚吞下半斤黄莲,还时不还发出一声呻吟。

        风扬揉着太阳穴心中想着如果有一种药服下立即头不痛该多好,不然能慢解下头痛也不错。刚想到这里收中一震,在书楼拿回来的《随身医记》中有记载着医治头痛的针炙方法。他心中大喜不管有没有效都可以试试。

        风扬慢慢走向镜台前拿出怀中的银针,心中默思一遍下针的次序和手法,吸了口气对着铜镜在自己头顶和脸上施了针,随着银针的插入头痛的感觉立减,等到全部穴位插上银针已感觉不到头痛,双眼的血丝也渐渐退去,精神也好很多。

        风扬心中大喜,只是脸上插有银针不好大笑出声,只是呵呵的干笑几声发泄一下愉快的心情!

        风扬收拾一下心中澎湃的情绪,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针炙这门技艺好好研习,说不定今后要靠它保命。

        过了盅茶时间,风扬收起身上的银针,穿戴整齐走出内室,只见魅儿扒在茶桌上睡着,身边还着食盒。

        风扬走过去轻拍着魅儿的肩膀叫道“魅儿姐,魅儿姐。”

        “嗯,你醒了,我的头还好晕啊。”魅儿微抬头用带着呻吟的腔调道。

        “你头晕吗?要不要我给你治治?”风扬听着魅儿说她头晕,顿时来了精神道,大有拿出银针就上的架势。

        “嗯,你会治吗?”魅儿怀疑的看着风扬道。

        “我怎么不会。我刚才自己施过针,你看我精神可好那有宿醉的样子。”风扬为了减少魅儿的顾虑,在她面前跳了几跳转了几转。

        “嗯,那好吧,你可别扎痛我。”魅儿还是不大放心吩咐了一句。

        “你放心保证不会扎痛你的。”风扬忙着做保证,深怕魅儿后悔。

        风扬轻脚轻手地把魅儿扶正坐好,再从怀中拿出银针,小心翼翼地在她头顶脸上插上银针。由于早上已施过一次,再次下针可流利得多,不一会就施好了针。

        魅儿虽然答应风扬帮她施针治疗,心里还是忐忑不安,随着风扬银针的插下,晕眩的感觉也随着减轻,也渐渐安心。

        “好了,怎样还晕吗?”风扬施完针问道。

        “嗯,好多了,可以拔下了吗?”

        “还要等一下,效果更好。”风扬解释着道。

        “好,你把饭出来先吃吧,早饭你都没吃,可别饿坏了。”

        “我先把饭菜拿出来,现在还不觉得饿,等一下把你身上的针拔了再一起吃也不迟。”在魅儿身边提过食盒把饭菜摆放到桌上。

        “下午要不要上练武场看比武,下午是决赛。”魅儿看着在摆放饭菜的风扬道。

        “你去看吧,我还是到藏书楼看看书。”

        “书又不会跑,别日去看也不打紧嘛。”魅儿不死心道。

        “还是不要,没什么意思。还是把针炙好好进修说不定今后用得到。”风扬想了一下道。

        魅儿听风扬这么说也不再开口。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帮你拔下针。”风扬说着走了过去帮魅儿身上的银针拔下。

        “觉得怎样?”

        “不错,现在不觉得头晕了,精神也好很多。”

        “走吃饭去,”风扬把银针收入怀中,拉着魅儿走向圆桌,开始他们的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