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观战有感
        梅梓涵呷了一口茶道“扬弟你这里的茶叶还真不错,是老头子给的吧?”

        风扬一愣,顺口道“老头子?”满脸迷惑。

        梅梓涵见风扬的模样,拍着风扬的肩膀哈哈笑道“就是我那庄主老爹嘛。”

        “哦,这茶叶是魅儿姐从伯父那里带过来的。”

        “这老头夫妻俩可真痛爱这魅丫头,从小到大从没打过她就只知打我,真不知是她亲生的,还是我是他们亲生的。”一脸委屈。

        魅儿在一旁娇笑着道“谁让你总是那么调皮,总让人不省心。我这么乖巧温顺,庄主和夫人自然痛我啊。”说着还向梅梓涵来个鬼脸。

        梅梓涵指着魅儿嚷道“你这疯丫头也敢说自己乖巧温顺,别侮辱温顺这个词好不,你那点说得上乖巧温顺的!你看绮兰小姐那才是乖巧温顺,好好学点吧。不然今后可要嫁不出去。”“你死梓涵。”魅儿为之气结,气嘟嘟地把手中的杯镊子向梅梓涵丢过去。

        许绮兰从走进阁楼就文静地坐在那边饮着茶,微笑着做个听众。这时见梅梓涵和魅儿二人大有撕打的苗头,连忙打圆道“怎么说到我身上来呢,魅儿妹妹就是乖巧嘛,我看天色也差不多了,练武场上应该已经开始比武了,咱们还是过去吧。”声音温柔甜腻。

        风扬也接口道“对,咱们快上去吧。”

        梅梓涵站起身来伸了一下腰道“那还不快走,还等什么?”一双眼猛扫其他三人。

        风扬三人也起身。

        四人一同走出阁楼,魅儿拉着风扬抢先走在前头,在经过梅梓涵时还送了他一双白眼大有本姑娘恨死你之意。

        梅梓涵收到魅儿的白眼就要抢上去打她,被身边许绮兰手快拉住,只得嘴里嘀咕着“这臭丫头,我拿住了不把她的脑袋敲胀才怪。”

        许绮兰在旁听着梅梓涵的嘀咕,不由微笑着道“怎你是要捉弄魅儿妹妹呢?”

        梅梓涵摸了一下头顶道“我有吗?大概是习惯了。”

        许绮兰听梅梓涵的回答不由得哑然失笑。拉了一下他的手道“走吧,他们走远了。”

        过了柱香时间他们四人到达了练武场。只见场上人头晃动,掌声呼叫声此起彼覆,好不热闹。这时左边的台上刘小强正与一叫苏北的弟子斗得难解难分,剑来刀往的一时也分不出高低来。右边的台上侯勇对孙磊也是你来我往地斗得昏天地暗。魅儿拉着风扬钻进右边台下找个有利位置站好。魅儿刚稳住身形就向着台上高呼“孙磊哥,加油。”

        风扬抬头向着台上二人,口中却问魅儿“那一个是你孙磊哥?”

        “那年轻的。他是长老孙铨的侄儿,一身武功深得他伯父的真传,在庄里年轻一辈中少有敌手。”魅儿低声向风扬解释着。

        “嗯。这小子一年多来功夫增进不少。”站在身后的梅梓涵接口道。

        “你怎么也到这边来?”魅儿转首对着梅梓涵抗议道。

        “我怎不能来了?谁规定的?”梅梓涵不服气反驳魅儿道。

        “好了,你们不要老掐嘛,快看比武吧。”许绮兰在旁笑着道。

        “看在许小姐的面上不和你计较。”魅儿瞪了梅梓涵一眼道。转首看向台上观看比武。

        “你”梅梓涵顾及美女在旁,也只好作罢。

        这时台上孙磊已发觉魅儿在下边观看,心神大振。心想要在她面前来个完美表现,手上的长剑舞得霍霍生风,加大了进攻。他的几轮急攻都没能破开侯勇的防守,不由得有些急燥,更是全力急攻,心想只要把他攻得没有还手之力自身空门大开也没关系,一定要把他尽快击败,好让魅儿妹妹对自己另眼相看。

        “你孙磊哥可要糟了。”风扬低声对着身旁魅儿道。

        “小孩子家家的不了乱讲,你没见侯勇师兄没有还手之力吗?”魅儿看着台上孙磊大占上峰,得胜只是时间问题怎会输。

        “他太急燥了,侯勇师兄也没被他逼乱,只是一时没作还击而以。这样下去你孙磊哥可要不妙了。”风扬向魅儿解释着道。

        站在他们身后的梅梓涵也觉得孙磊这样门户大开一味抢攻并不可取,一招失手将会受制。没想到风扬也能看到这一点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

        台上的孙磊可不知台下风扬已对他的下场做了定论,自我觉得已锁定胜局,准备收割胜利。使出他伯父的拿手绝招‘风卷残阳’虽然这招练得还不纯熟,但信心还是很足的。一时剑光大盛,象一只剑球向侯勇袭来。

        侯勇见状心神一紧,正在他不知要怎么挡住这一招时,发觉剑球中心有一处破绽,急忙提剑一击。只听“哎呀”痛叫声,接着长剑落地的金属声。

        台下众人见孙磊使出声势浩大的招式,大都认为侯勇将落败。等剑影消失后却发觉孙磊长剑已脱手,右手滴着鲜血,满脸死灰的呆立在台上。一时台下现出众生相,有睁大眼裂口嘴巴的,有眯着眼张大口的,有手捂着头顶的各种种样形状瞬时定格,就是没有掌声。

        魅儿也一脸惊讶地呆立着。

        “好了,都结束了。”风扬轻拍着魅儿的肩膀道。

        “嗯,怎么就输了?孙磊哥不是占尽上峰吗?”魅儿还反应未过来,站在那边自言自语一脸的不相信。

        “我刚才说他要糟了,你还不相信,二人修为相当,他太过急燥自然是必输的。”风扬淡淡的道。

        站在后边的梅梓涵和许绮兰对他的见识不由得甚是佩服。

        这时孙磊已灰溜溜地跃下台也不和魅儿他们打招呼,独自包扎伤口到了。

        许民权跃上台宣布了侯勇得胜,侯勇在台上显摆一下,接受了台下师兄弟们的掌声祝贺,这才意气风发地跃下台去休息。

        许民权等台下掌声停止后,接着道“接下来是昨天得胜者史吏对战白光。”

        许民权话音刚落,台下先后跃上二名白衣胸绣红梅花的汉子,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站在左边是白光一脸苍白,身材显瘦似乎是大病初愈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右边站的是史吏,一脸横肉还有些黑,身材肥胖一付屠夫样。

        许民权等二人站稳后一声开始,转身下了台。台上白光和史吏也没开口,相互揖了一礼。史吏右脚上踏左手握着剑鞘后摆,右手握着剑诀从下向上削向白光。白光向左侧一滑让过史吏一削,随手出剑挑向对方手腕。史吏见状急忙向后一跃避开对方招式,白光如形随影急跟而上招招指向史吏要害,逼得他左逃右闪,显得甚是狼狈。

        风扬站在台下,眼见白光所发出的招式并不犀利,出剑也没劲风剑气,但总是能逼得史吏忙于逃闪毫无还手之力。定眼细心观察,见白光剑尖所指之处都是史吏不得不救的要害所在。

        风扬看着台上二人腾挪跳跃的身影,心中忖道“如果能做到料敌先机,每招攻其必救,自身的破绽便不是破绽了,但要怎样才做到料敌先机?”这时风扬已是物不入眼,音不进耳陷入深思中。

        这时台上史吏已被白光逼到台边,他只是开始攻过一招而后就被白光压着打。心中已抑郁到极点,这时已到身无可退,见白光剑尖指向自己左肩膀,见他左腿出现明显破绽心中打算着“再闪可就要下台下了,不如硬接他这一招,大不了肩膀中他一剑。老子在他左腿上削上一剑不就平了,这样还可再战。”心意一定,对白光的剑招不做理采,挥剑向他左腿削去。

        “咦”台下几人发出惊叫声,心想这可是两败俱伤的浑招。只见台上白光剑尖向右一转击中了史吏右手。史吏长剑落地身也已跃下台下,好在他抽身得快右手只是小伤并无大碍。

        台下众人见这结果,一时掌声大鸣,中间还插入几个好事者的哨声。

        魅儿也挥着小手大力鼓着掌,一边对着身旁风扬道“白师兄这一招可真帅啊,你说是不是?”

        得不到风扬的回应转首发觉他双眼呆望着台上,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这么入神。魅儿眨着双眼,闪出狡滑的眼神,把小口贴近风扬的耳边大喊“着火啦。”

        风扬被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双眼迷茫四下张望,模样甚是滑机,魅儿在旁指着他捂腹大笑。

        魅儿这一声大叫比台上的白光还拉风,一时吸引住练武场上众人眼光。

        梅梓涵站在他们身后也被魅儿一声大叫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的他,右手中指一屈向魅儿头顶敲了一下给她一记爆粟。魅儿刚才还捂腹大笑,没想到后院失火。双手转捂着头顶,笑声也化成痛叫,在那边跺着小足诅骂着梅梓涵。

        她这模样引来了场上众人的一阵笑声。

        这时一条青影闪近,只着一声清亮的声音“梓涵表弟你回庄了怎不找为兄饮酒?”

        梅梓涵回过头来见尹长锋已站在身侧,忙揖礼道“小弟与绮兰小姐也是响午才回到庄中,饭后前去探望扬弟,然后一同上来练武场观看比武了。本打算晚些时候过去找表哥,可没想到表哥也上来观看比武,敬请表哥见谅。”

        尹长锋扶起梅梓涵道“你我兄弟说什么见牙话呢。”

        站在旁边的许绮兰也上前向尹长锋揖了一礼柔声道“见过尹公子。”

        尹长锋连忙回礼道“尹小姐好,长锋这边有礼了。”

        这时风扬、魅儿相继上前与尹长锋相见。

        尹长锋是个豪爽性情,笑呵呵的提议道“明天才是决赛,这时咱们不如下去饮酒,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梅梓涵转向其他三人问道“你们觉得怎样?”

        许绮兰微笑着柔声道“梓涵哥拿主意即可。”

        风扬和魅儿也都表示没意见。梅梓涵见状即拉着尹长锋道“走吧表哥,咱们不醉不归。”另一手拉着许绮兰向山下走去。

        风扬和魅儿也跟在后面走出练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