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初见绮兰
        ‘驻香谷’并不大,形如水瓢状四面环着低矮的山丘,山坡平慢上升,谷底和山丘长满各种花色梅花树。进入‘驻香谷’只有东面一个入口,又于只有一个入口并没有形成过堂风的条件,谷中梅花香气不会被风吹散,所以谷中的花香比谷外浓郁得多也久得多,也因此得‘驻香谷’这个名。

        风扬刚踏进谷中就觉得花香比谷外浓郁得多,眼见漫山遍野的梅花,各色花朵相互争艳,有如进入仙境不由心神大振,大为感叹。

        魅儿觉察到风扬没有跟上来,转首回望却见他呆立着双眼痴痴地盯着梅林,不由叱了一声“臭小子还不快走,前面的境色才好看呢。”

        风扬回过神来呵呵的干笑了几声,微显尴尬走过来。

        “这就让你迷失,前面湖边才好看呢。”

        “这里有湖吗?”风扬疑惑的问道。

        “有,这个湖不大只有百丈多宽。这时候湖水已结冰了,在湖边成片的绿梅和红梅相间,中间还有黄梅和白梅点缀。隔湖望去那才叫美呢。”

        “还不带路。”风扬听着兴致大发,揣着魅儿带路。

        “臭小子,倒把你急了。”魅儿嘀咕了一声拉着风扬向湖边走去。

        他们在梅枞中川梭了有半柱香的时间,这时魅儿眼尖发现前面湖边站立着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梅花山庄少庄主‘梅梓涵’。放开风扬的手飞赶过去,口中喊道“少庄主,你几时回来?怎不回庄跑来这里看梅花。”完全没顾到梅梓涵佳人在旁。

        “你这丫头,一年多不见还是疯疯癫癫的,没个正形。”笑骂着看着魅儿跑过来。

        魅儿跑近梅梓涵身旁左看看右瞧瞧道“少庄主,你好象比去年高些,黑点,还有瘦了。回到庄上我可要吩咐厨房给你炖只鸡补补。”边说边点着头,好象在品评一件艺术品。

        “得了,疯丫头我给你介绍一下。”

        梅梓涵右手微抬向身边的粉衣女子做了个引见的手势道“这是百花谷少主许绮兰小姐,你快过来拜见。”

        魅儿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人,尴尬地行上前上身微蹲揖礼道“许小姐好。我是夫人的婢女魅儿。”

        许绮兰在旁见到魅儿对梅梓涵态度甚是亲妮,已是生了醋意,又见对自己站在旁边不理不采心中更是有气。但不好发作,面挂着微笑,心中却是在嘀咕着忖道“这丫头是什么来头?怎么和梓涵哥关系这么好?”耳边听着魅儿的自我介绍心中总于松了口气“原来这臭丫头只是个贱婢,也敢高攀梓涵哥,不自量力。”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轻视的眼神。

        许绮兰脸上依然微笑点了下头,玉手做了托起之势,轻声细语道“妹妹不必多礼,快快请起。”神情动作甚是优雅,声音更是悦耳动听。

        风扬魅儿飞赶上前时,他没有跟上去只静静地站着,见他们引见介绍告一段落,这才慢步上前向梅梓涵躬身揖礼道“小弟风扬见过梓涵兄。”

        梅梓涵早就看到风扬同魅儿一同进入谷中,也已猜到风扬的身份,只是风扬没跟过来刚才也没功夫过去打招呼,见风扬过来揖礼,急忙上前扶起道“扬弟不必多礼。”这位是“许绮兰小姐。”拉着风扬的手给他和许绮兰做了介绍。

        风扬和许绮兰相互揖礼问好。

        “扬弟气色还有些差,身子可痊愈了?”梅梓涵在旁问道。

        “多谢梓涵兄关心,虽没痊愈但也无碍。”风扬谦和的道。

        “你我祖上世交,扬弟不用这么客气。”拉着风扬的手道“你我兄弟都有八九年没见吧?记得当年随父亲到你家做客时你才刚学刀法咳咳扬弟你和疯丫头过来我父亲可知?”梅梓涵刚说到当年随梅清杰过去做客时见风扬脸色不好才发觉说错话急忙转口。

        在旁的魅儿也发觉风扬脸色不对,插口道“少庄主你也再叫我疯丫头,看我不向夫人说。”

        风扬也不想把气氛搞尴尬接口道“我是听魅儿姐说起这里有梅花开得很美,一时兴起让她带我过来观看,并没告知伯父。”

        “既然是过来看梅花的,就不要在这里站着,咱们到处看看。”

        “梓涵兄你快陪许小姐吧。我和魅儿姐过去那边看看。”风扬识趣的拉着魅儿走向西边梅林。

        梅梓涵也觉得有些冷落了佳人,对着许绮兰道“绮兰小姐,那边的绿梅多,咱们过去走走怎样?”梅梓涵手指着西北边方向。

        许绮兰柔声道“嗯,听梓涵哥的。”

        梅梓涵二人向西北方向慢步走去

        这时西边梅林中风扬二人站在一处隆起的土坡上放眼远眺,眼前的梅花层层叠叠漫无边际,浓郁的花香使人心神俱醉。

        过了良久,风扬叹了口气。

        “怎么了?臭小子好好的你怎么叹什么气?”魅儿在旁问道。

        “梅花虽美也有败落时候。”风扬感触良多的道。

        “这境色这么美不好好欣赏,管什么花开花落的。再说就算花落尽,明年不是还是会再开吗?”

        风扬不再说话,他也觉得再分辨有刹风境,只是沉默的盯着前方梅花,心中却浮现早上梅清杰告知他身世的情境

        魅儿见风扬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前边梅花,不由嘴角微微向上拉心中得意忖着“这小子没话说吧!哼。”把头摆了个优雅的动作看着前方的梅花。

        只过一会魅儿高举右手指左前方叫道“臭小子你看那边象不象只虎头?那几处红梅长在那里极象虎的双眼和嘴巴!”

        没见风扬回话转过头来,只见他双眉紧锁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想什么事情。魅儿略一思索就明其中原故,抻出玉手拉着风扬的手柔声道“快到响午了,咱们回去吧。”

        风扬回过神来,看着魅儿应了一声“好吧,走吧。”

        二人快步从土坡上下来回到刚才和梅梓涵他们相见的地方,但没见到他们。风扬道“应该是走进梅林中了,要不要等他们?”

        魅儿略思一下道“还是不用了,通知他们一声,我们先回去吧。”

        “在这里留字吗?如果他们没回到这里不是见不到了。”风扬疑惑道。

        “傻子,你不会喊吗?”说罢转首向着林中喊道“少庄主,我们先回去了。”魅儿声音不大,但中气甚足,只要身处谷中基本能听到。

        风扬刚要开口就见魅儿高声呼叫,不又得心中忖道“这也倒是直接,只是女孩子这样可有些粗鲁。”但对魅儿耿直的性格甚是赏识。

        这时梅林的西北方传来梅梓涵的声音“好的,你们先回去,我们等下再走。”

        风扬二人刚转身要离开又传来梅梓涵的声音“扬弟,饭后我过去找你。”

        风扬也转向西北方喊了一句“好的,我在小阁楼等梓涵兄的光临。”

        说罢转身和魅儿离开‘驻香谷’回梅花山庄

        午饭后,风扬坐在茶桌旁看着书,魅儿在边洗刷着茶具,这时阁楼外来一阵脚步声。

        门外传来清亮的声音“扬弟可在么?”

        风扬刚站起来只见梅梓涵已走到门外。急忙上前揖礼道“梓涵兄快请进。”梅梓涵哈哈笑着快步走进阁楼。

        见许绮兰站在梅梓涵身后忙做了请进的手势道“许小姐请进。”

        许绮兰微微下蹲还了礼道“小女子不请自来,打扰风公子了。”

        “那里,许小姐光临寒居,小弟身感荣幸。许小姐快请进。”风扬彬彬有礼地领着许绮兰走到茶桌边软垫上坐下。魅儿也站起来向二人行了礼。

        梅梓涵早已屁股坐在风扬刚才坐的位上,随手拿起桌上的书翻了几下裂着嘴巴对着风扬道“扬弟,这书是你在看吗?”

        “是。”

        “怎看这种书有个蛋用,要看就看些刀剑谱或者是内功心法的才能增长修为见识。”梅梓涵生性耿直不区小节,在许绮兰面前还算收敛的。

        “梓涵兄有所不知,小弟受伤时伤及经脉习不得武。闲来无事就看些医书消磨时光。”风扬恭敬的道。

        “哦,是这样啊。不过你也不用灰心,这伤一定能治愈的,到时候你就可以重修武功嘛。”梅梓涵轻拍着风扬的肩膀安慰着。

        转头望向魅儿笑虐着道“疯丫头你是怎么煮茶的,怎还泡无一杯来喝的。”他自小就希欢捉弄魅儿,还乐此不倦每次都是魅儿搬出尹晓君才算完。

        “臭梓涵,你也再叫我疯丫头,我就请夫人治你。”魅儿气哄哄的道。

        “你去请啊。谁怕谁。”梅梓涵满脸笑虐的道。

        “你”魅儿应不上话,气嘟嘟的不再理梅梓涵。

        坐在旁边的许绮兰看着梅梓涵主仆二人的吵闹,实在搞不清楚魅儿在梅花山庄的身份地位,说她是主吧但又穿着婢女的服饰,说她是仆吧又对梓涵哥随便叫骂。心中不由感到有些危机感。

        这时魅儿已煮好茶,在各人面前都递了一杯。

        梅梓涵呷了一口,笑呵呵点着道“疯丫头年多见茶艺更加增进了,不错。”

        魅儿给了梅梓涵一双白眼,嘟着小口坐在那边不理他。

        梅梓涵也不理魅儿送过来的白眼,转首对着风扬道“我和许小姐过来是问你要不要上去练武场观看比武。”

        “既是梓涵兄相邀自当前往。”风扬恭敬道。

        “你怎这么酸呢!和我相处不要客气。”

        “好的。”

        四人一边饮着茶,一边聊着身边发生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