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庄中学医
        梅花山庄创建五百多年底蕴甚丰,所藏之书包罗万象。藏书楼一层所藏的是一些江湖见闻各地的风土人情这方面的书,是由门下弟子出外游历时所见所闻收录成册的。梅花山庄要求每名出外游历归来的弟子都要汇报一路上的见闻,如有奇特之处则录入书中,藏于一层供门下弟子阅读增长见识。汇报的弟子也能得到奖励。

        二层收藏是梅花山庄本派入门级的拳法、掌法、剑法及一些弟子修练心得之类的书藉。

        三层是收修练内功心法及轻功身法这方面的书藉。

        四层则是一些其他门派武功。

        五层则是医药方面的书藉。

        六层以上只有庄主长老才能进入,有二名弟子把守,是梅花山庄的禁区。

        爬上五层楼的风扬气嘘嘘地坐在地板上喘着气。

        魅儿一掌拍在风扬肩膀上笑虐着道“才爬几层楼就把你累得象条狗扒在地上。”

        “小姐我可大伤刚愈,你不背我上来还在那边取笑我,有没有良心!”风扬坐在地喘着气抗议着。

        “要我背你,你还是不是男人?”魅儿用眼角瞄着风扬一脸的不屑。

        风扬刚要开口耳边传来一声“藏书楼内禁止宣哗。”

        风扬转头望去才发觉楼内还有二名山庄弟子坐在上楼的梯边看着书,心里不由嘀咕“这二人可真好学啊。别人都到练武场观战,他们还在这里看书。”他却不知这二名弟子是在看守六七层不能走开。

        “好了你不是要找书,快找吧。”魅儿压低声音在一旁道。

        风扬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书架旁还不忘招呼魅儿一句“你也帮忙找,就是针炙穴位、经络脉理方面的书藉。”

        只见书架上满满的书却不知从那里找起站在那里发呆。

        “傻瓜架上贴有标签。”魅儿见风扬呆立在架前提示着。

        风扬这才发现架上都贴着标签还分类很详细。尴尬着走到贴着‘针炙医经’的书架前翻找起来。

        风扬只要翻到书里画有穴位经络图的书就拿到一边,不一会就堆了十多册,魅儿在旁不禁问道“这些你都要带走吗?”

        “是。”风扬手还没停还在翻找。

        魅儿实在看不过,伸手挡住风扬的动作道“你不能看完再来换吗?一次带那么多不麻烦,你又不是需要一日看完。”

        风扬想想也有道理,随手拿了几本,把余下的放回书架道“我就拿这几册回去,看完再来换吧。”其实他要看什么书心里也不清楚,就是希望能在书中找到可医治自己身上经脉受损的方法。

        “好了,咱们回去吧。”风扬招呼了魅儿向楼下走去。

        不一会回到了小阁楼,魅儿走到茶桌旁烧起水来,边说边洗刷茶具道“午后在庄主那边拿了小半斤‘碧螺春’咱俩来尝尝。”

        “你偷庄主的茶叶?”风扬有些惊讶问道。

        “我用着偷吗?是庄主给的,还有昨天夫人还叫我过去她那里拿‘大红袍’呢。但‘大红袍’不好喝我就没过去拿。”魅儿神气地道。

        “这么好?”风扬有些怀疑。

        “庄主和夫人对你都很好啊。庄主刚带你来庄上时你浑身是血昏迷不醒都是我和夫人在这边看护你呢,等到你伤势稳定后夫人才回去闭关。”

        “我怎不知道。”风扬摸着脑袋疑惑道。

        “你当然不知!当时你昏迷不醒怎么会知道。等你清醒时夫人已经在闭关了。”

        “哦。你这就陪我过去给伯母道谢吧。”风扬站起来拉着魅儿就要往外走。

        魅儿拍开风扬的手道“也不用急在这时,再说天色也不早了,等明早再过去不是更好。”

        见风扬还站在那里接着道“你看会儿书。水要开了,等下我泡茶给你喝。”魅儿拿过书放入风扬手中。

        风扬听魅儿这么说也觉得自己有些急燥了,把手中的书放在桌上。刚才在藏书楼并没细看,既不知书名更知所录内容。

        风扬拿最上面一本用羊皮做书皮,写着《针炙笔录》的书翻开来。只见书里所录的只是针炙的选针、施针手法以及取穴认穴这方面的内容,并没有医例偏方。甚是失望把书合上丢到桌上。

        “怎么了?”魅儿不解地问。

        “拿错了,这只是一本介绍针炙用针和认穴的书。”

        “你懂针炙的用针和取穴吗?”

        “我可不会,这有关系吗?”风扬不解魅儿为何问这些。

        “你既不会施针取穴,看了治疗病症医例又有什用。”

        想想也有道理,重新拿起《针炙笔录》细心翻阅起来。

        风扬的天资甚高,又有过目不忘之能。不一会已看了一遍,基本能领悟七七八八,合上书本抬头望向魅儿道“你能不能帮我找套银针和一块带皮生肉来。”

        “银针?带皮生肉?你要干啥?”魅儿一脸疑惑。

        “我要用生肉练施针。”

        “呵呵,我还以为你想食烤肉呢。”尴尬的笑了笑。

        “一天总想着食,不怕胖成猪吗?”

        “哧,你才变成猪哩。”魅儿娇嗔在那边跺着脚。

        风扬满脸笑虐地看着。

        “看什么看,茶都凉了还不快喝。”魅儿早已泡好茶放在风扬旁边桌上,见他看得入神就没打扰,这时正好拿来转移尴尬。

        “茶凉也好喝,”说着双眼还停留在魅儿身上。

        “不和你说了,天色也不早我到厨房看饭做好了吗?”说着一溜烟跑出去。

        风扬收回眼光,再翻开《针炙笔录》研究里面书写的施针手法和针入穴道深浅

        傍晚时分魅儿左手提着食盒右手托着盛着猪肉的盘向小阁楼走来。见楼内暗灯瞎火不由叫骂道“臭小子天都黑了,你也不点上灯在干啥?”

        不见回应魅儿快步走进阁楼,只见风扬坐双手托着坐在茶桌边椅上。急忙上前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摸了风扬的额头问道“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只见风扬睁开眼挡开魅儿的手茫然问道“怎么了?”

        “你那里不舒服?”魅儿急问道。

        “我没不舒服啊。”

        “那你闭着眼呆坐干嘛?叫你又应。”

        “哦。我刚才是在思索施针手法,没听到你喊我。”

        “怎么样了,了解了几分?”魅儿关心问道。

        “还可以吧。哦,对了你有帮我找来银针吗?”风扬抬头问道。

        魅儿从怀里拿出一只小银盒递给风扬,指着盘里的猪肉道“银针和生肉我都给你拿来,你可等下慢慢玩。”

        “多谢了,好魅儿姐。”风扬收过小银盒道了声谢。

        “好了,谢就不用,知道我对你好就行。”说着走过去把灯点上。转身把饭菜从食中拿出放好对着风扬道“过来吃饭吧,吃饱了才好练习你的针炙。”

        “嗯,好的。”走过来和魅儿吃起饭来。

        风扬三几下就把饭倒进肚里,把嘴一抹,兴冲冲地坐到茶桌边拿出银针对着生猪肉扎了起来。

        魅儿继续慢吞细嚼吃着饭啃着肉。静静地把肚子填饱了,收了盘碗碟筷送回厨房。

        风扬先前还以为扎针是件很容易的事,拿起银针往猪肉猛扎,总是把银针扎弯了就是没能扎进肉里。从细长银针换成最粗最短的银针还是没能顺利扎进肉。不由有点气恼,丢下银针倒了杯水,一边喝着水一翻开《针炙笔录》细看用针手法。

        看了一会在心中思索一下再拿起针在猪肉上试扎,费了盅茶功夫终于成功扎进肉中。长长吐了口气站起准备振臂高呼,却发现魅儿不知几时坐在旁边睁着一双大眼看着自己,不由表情古怪的定格在那边。

        “哈哈”魅儿见着风扬古怪的造型不由一手挡在口前一手指着风扬大笑起来。

        风扬被笑得回过神来,轻推了正在大笑的魅儿一下道“有什么好笑的,你几时回来?象鬼一样坐在那边。吓我一跳。”

        魅儿笑得上气接不着下气的无有回答风扬。

        “你还笑,再笑我可要打你。”风扬有点恼羞成恕地道。

        “嘻我不笑,嘻”

        风扬狠狠地盯了魅儿一下,拿起银针练起来。

        魅儿好不容易忍住笑,在小炉里加了些木炭,生起火烧水。她时不时斜眼瞄向风扬嘴角就抽动几下。好在风扬只是静静地看着书,不然难保不笑出声来。

        一时阁楼内只剩下烧水的‘咝咝’声。

        一会水开了魅儿泡好茶送到风扬面前道“休息一下饮杯茶,等下再练习。”

        风扬拿起茶呷了一口,抬头望着魅儿道“你今晚在这里睡吧,晚早陪我过去给伯父伯母请安。”

        “去,我才不要在这里睡呢!孤男寡女的怎能同睡一室?”魅儿红着脸道。

        “你先前不是有在这里睡过,怎现在不可以了?”

        “那时你不是不能下床嘛!现在不一样。”魅儿辨解着。

        “有什么不一样?”风扬不解问道。

        “我说不一样就不一样!不理你了。”魅儿娇羞地道,一跺脚化成一缕绿影溜出阁楼。

        “这臭丫头又是这样,话刚说一半就溜走。等我有武功不把你抓住就不姓风。”为了这个目标风扬继续练习着他的针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