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归还玉佩
        风扬二人从练武场下来回到小阁楼,风扬摸着头顶垂头丧气坐在桌子左边的椅子上小脸尽是委屈。

        魅儿拿起桌上的水壶边倒着水边用眼角瞄风扬,脸上布满得意的笑容道“怎么还痛吧,这就是得罪本姑娘的后果。”

        “本公子的头本来就受伤给你这么打不加重才怪。”

        “轻打两下就加重了伤,说不定还把你敲好了。快想想能不能记起以前的事。”魅儿弯下腰睁大双眼满脸认真的道。

        “这么痛怎么想啊。”风扬不愤地道。

        “好了,好了已是响午了,我到厨房拿饭过来,你先喝杯水。”魅儿把手里的水放在风扬面前桌上,转身出了阁楼。

        风扬见魅儿出了阁楼,把手放下来,其实他的头早就不痛了只是在魅儿面装的。他很享受魅儿在乎自己的感觉,与她相处时不觉得孤独,心底早已把魅儿当成亲人,甚至还有些依恋。

        坐在那里不由得想起在梅林中演练的掌法招式中有些似乎以前自已有习过,但又想不起来,越要搞清楚记忆越模糊,只好作罢。把能记起的招式默思一遍。觉得有几招连接时有些流畅。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使这些招式一气呵成地发出来,在不知不觉间人已走到厅中央随着思绪演练起来。

        只见风扬周身掌影重重,虽没什么掌风但场面还是蛮壮观的。风扬越使越顺手,越打越快终于把招式揉合成如同一招。

        风扬收住身形大大呼了口浊气,心情大好的哈哈大笑。

        “公子你打的是什么掌法啊?怎么好似‘落花神掌’却又不象。”站在门边的魅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风扬这时才发觉魅儿已经回来不由得问道“你几时回来?”

        “回来有一会了,你还没回答我。”

        “哦,这是我早上在梅林看到风吹落花时有感而打的。可能我以前有学过‘落花神掌’吧,才有些相似,不过我记不起来。”风扬心底也疑惑自己以前是否习过‘落花神掌’。

        “比起‘落花神掌’,你打的这套掌法似乎更强些。”边说边走过来,把食盒放在桌边椅子上开始把饭菜搬上桌上。

        “好啦,过来吃饭吧。”坐下拿起一碗白米饭自顾自地吃起来。魅儿除早饭没在小阁楼吃,中饭晚餐都和风扬一起吃。

        风扬见魅儿在那边吃得甚欢,边走过来边笑骂道“臭丫头本公子还没吃你倒先吃起来了。”

        “你再敢骂我,晚上你自己拿吃去。快吃吧我可不给你留。”

        风扬不敢再多话,若惹得这位小姐不高兴今晚可真的不拿饭过来,到时受罪的可就是自己了。只好乖乖坐到桌边椅上拿起碗筷加入歼灭战。

        魅儿用眼角瞄了风扬见他温顺得象只哈巴狗不由得嘴角微微翘起露出得意的神情,心里却嘀咕着“这小子天资蛮高的,刚才打的掌法似乎比‘落花神掌’威力还强些。假于时日这小子必独占鳖首。”但又想及风扬经脉受损习不了武,不由得面露惋惜。

        风扬在旁见魅儿脸上阴晴不定,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你等下不是要过去见庄主吗?还不快点吃。”魅儿不好把心中所思的说给风扬听,把话头转开。

        “嗯,早上梅伯父交代过。等吃过饭就过去,你也和我去吗?”

        “我过去干啥。”

        “你不带我过去吗?我可不识路。”

        “真麻烦。好了等下我带你过去,再把食盒拿到厨房。”

        “这还差不多。”二人不再说话静静地吃着饭。

        不多时二人吃好了饭,魅儿把碗碟收进食盒提在手中对着风扬道“走吧。”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臭丫头要这么急吗,饭还未下肚里就急着过去。”嘴里嘀咕着跟在后面走出去。

        不一会二人来到梅清杰所居住的“品梅轩”门口台阶下,魅儿指着梅花道“这就是了你自己进去吧。”

        “你不和我进去吗?”风扬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你自己进去就可以了,我还要拿食盒到厨房。”说这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开。

        风扬深吸了口气平覆下忐忑不安的心绪,上了台阶推门走进梅花轩。

        一婢女正在打理书桌上的书卷,见风扬走进梅花轩快步走过来行礼问道“公子到品梅轩有何事?”

        “是庄主他老人家吩咐我过来的。”风扬恭敬回答。

        “哦是这样,你在这里请等,我去通报。”转身向后院走去。风扬无聊着打量四周。

        只见大堂正中挂着一块用金粉书写着‘义’字的牌匾。牌匾下方安放着披着虎皮的太师椅,离椅四步开外各一只花几,花几上摆放着盆苍松盆境。在下边两旁各摆放两排椅子,这大堂是梅清杰平时召见庄中高层议事的地方。

        大堂两边各有一偏厅,左边墙边摆放着书架和书桌,右边安放着软榻和小桌豉椅,墙边摆着博物架,架上摆放各种各样的古玩,后边有一小门可通后院。

        过了半盅茶的时间,从小门后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一袭白袍的白发银须的老者在小门转出来走到他身边。风扬连忙作揖道“梅伯父好。”

        这老者正是梅清杰。

        梅清杰右手抚着长须面相慈祥地问道“贤侄你可吃过饭?”

        “小侄刚吃过。”风扬恭敬地回话。

        梅清杰点了点头道“你过来,伯父有东西还给你。”说着走向左偏厅。

        风扬跟过去。梅清杰坐到书桌后的椅子上,示意风扬过去。

        梅清杰等风扬走近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只小木盒递给风扬。说道“这是要给你上药时从你身上取下的,现在还给你。”

        “是什么?”风扬接过盒子问道。

        “是块玉佩和一只银符盒。”梅清杰微笑着解释。

        风扬也不打开观看直接放入怀中。

        梅清杰又从袖里拿出一瓷瓶和一只玉制令牌递给风扬道“这瓷瓶里的丹药有活血补气的功效你睡前食一粒对你身子恢复有帮助,日间也觉得无聊时可拿着这块令牌进入藏书楼看书。”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堆,风扬在旁第听一句头点一下有如小鸡啄米头点得没歇。

        梅清杰见状有些无语只是心里暗暗叹息“这孩子失忆后和自己生疏了不少,他这伤自己也无能为力,只能等明年再做打算吧。”

        他却不知风扬对他畏惧之心甚重,站在那里有如芒棘在背。风扬自己也不知为何,只觉从心底惧怕。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侄儿告退。”风扬恭恭敬敬行了礼,转身离开品梅轩。

        回到小阁楼拿出小木盒,拿出玉佩看了半天没看出有什么奇特之处,梦中老者对他说的话倒是记得,把玉佩贴身藏好。再打开符盒只见藏了张黄色符纸别无他物,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只好收入怀中。

        “还是躺会儿吧,等会魅儿姐过来再让她陪自己过去藏书楼看看。”心中嘀咕着走到床边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

        “啪”一声,躺在床上的风扬一跃而起茫然四处张望口中喊道“怎么了,怎么了。”

        耳边传来一阵娇笑声,转头望去只见魅儿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捂着小肚弯着腰在那边笑个不停。

        “你怎么了?”风扬还没回过神来。

        “没没事。”

        “你这臭丫头,把我惊醒还笑个没完。你再笑看我不打你!”风扬总于回过神来,知道魅儿为何笑个不停。指着魅儿喝骂着。

        魅儿看着风扬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更笑不停。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风扬气急败坏地跑过来,口中叫喊着伸手向魅儿腋下挠起痒痒来。魅儿一声尖叫倒在地上,风扬扑上去不是腋下就是腰眼,直至魅儿笑得上气接不了下气宣布投降才肯罢手,喘着气躺地。

        过了一会魅儿气息稍平坐起来打了风扬一下娇喝“快起来别躺了。”

        风扬起身站起来伸手把魅儿从地拉起道“和我去藏书楼。”

        “怎么想着去藏书楼,不去看比武吗?没令牌可进不去。”魅儿迷惑地看着风扬道。

        “比武没什么好看的,还是去藏书楼找找看有没有我需要的书。刚才梅伯父给我令牌。”

        “哦,你等下我打扫好再过去。”

        “还是等下再扫吧,现在就去。”拉着魅儿的手就往外走去。

        盅茶的时间二人来到位于西边的藏书楼前,藏书楼实是一座七层六角塔,三十丈内并没有其它建筑。藏书楼下层只有一门可进出并没有窗,门口有二名身着白长衣胸绣黄梅花的弟子守着。

        魅儿拉着风扬走近守门弟子行礼道“二位师兄好,我们要进入书楼。”

        风扬也向二人揖了礼。

        “令牌。”左边白面青年伸出手道。

        风扬拿出令牌递过去。白面青年接过看了一下还给风扬转身打开塔门,侧身站在一边。

        风扬二人刚走进塔内,塔门已被白面青年重新关上。好在塔内灯火通明,只见对门墙边有木梯可上二楼,木梯的两边摆放着书架,书架前有长桌和椅子。在两边椅子上有几名弟子正在看书。

        “这里的书不能带出去吗?”风扬好奇问道。

        “只有庄主和夫人以及长老们才可带书出藏书楼,其他弟子只能在这里看。”魅儿小声道。

        “那我不是要看书时只能在这里看了。”风扬有些纳闷道。

        “你用的是庄主的令牌是可以带回的,但要在书这里登记。”指着坐在梯子下方桌子旁的白衣老者道。

        “哦那还好。”

        “公子你要找什么书?”

        “嗯,找有关穴位经脉的书。”风扬想了一下道。

        “穴位经脉有关的书,那到五楼找找看。”

        “你来过?”风扬见魅儿对这里蛮熟,不禁问道。

        “和庄主来过几次,走吧。”拉着风扬的手向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