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阳宝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0章 泰山派
        竖日清晨,铁汉早早从集市中购来了三匹棕色骏马。风扬三人吃过早饭后,骑上骏马往西南方向行进。

        在左城西南十六里处有一处长满红枫的山谷,当地人称为‘血枫谷’。在风扬三人刚离开左城时,十三名身着白袍黄襟劲装结束的泰山派弟子徒步走进血枫谷中。

        “大师兄,咱们是不是歇歇一会儿,都走了十多里路啦。”一名胖嘟嘟的青年汉子对着走在前边长得浓眉厚唇的三十多岁的青年汉子问道。

        大师兄名叫‘赵忠泰’,是泰山派掌门座下的大弟子,刚才说话的是他的四师弟‘蔡忠礼’。赵忠泰看了一眼后边的一众师弟一眼,沉声说道“好吧,就地休息半个时辰再走,咱们要在天晚之前到达‘百里溪’与恒山派,华山派会合。”

        胖嘟嘟的蔡忠礼高兴地裂开大嘴,大声说道“大师兄,你大可放心,现在才天亮不久,离傍晚还要五六个时辰,咱们一定能轻松赶到百里溪的。”说着一只胖屁股往树下草地上压去。ii

        在他左边的五师弟薛忠新轻拍着蔡忠礼的肩膀笑道“四师兄,从这里到百里溪可不只八十里地,要在五个多个时辰内赶到,可不见得轻松。”

        六师弟钱忠海跟着说道“就是嘛,五个时辰里赶八十多里路,真不是轻松事。”

        赵忠泰右手轻按,沉声说道“好了,你们快坐下休息一会,等一下赶路时别再叽叽歪歪就行。”

        他的一众师弟听到赵忠泰这么说,不敢再多话,都坐到树下草地上,休息养神。

        过了半盏茶时间。

        ‘嗖嗖嗖嗖’一阵箭雨疾向泰山派弟子射过来。

        “哎呀,他们的!那些狗杂种偷袭老子。”ii

        “哎呀,我中箭了。”

        “大家别慌,快围成一圈抵御。”赵忠泰挥剑击落来袭的羽箭,高声喊道。

        “他妈的,狗贼。有种给老子出来单挑,藏在暗处放暗箭,算什么英雄。”钱忠海边挥剑击落羽箭,边大声骂道。

        “哈哈哈哈老夫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老夫只管杀光敌人,管他妈的明处暗处。”一个苍老而中音十足的声音从东边的枫树林中传来。

        “狗贼,有种你出来单挑,别龟缩在林中,象个娘们似的孬种。”蔡忠礼嘴水四喷地怒喊道。

        “肥小子,你还是小心一身肥肉吧,别被箭射成刺猬。”那苍老的声音又再响起。

        “哎呀,老五帮我挡下,老十被射中了。”喊话的是泰山派的二弟子黄忠山。ii

        赵忠泰见师弟们接连中箭,心中暗暗大急,咬紧牙关,疾速游步在众师弟身前挥着手中长剑,击落从四周射过不的羽箭,心中忖道“师弟们接连中箭,这样下去将会吃大夸,自有冒险进攻才有希望减少伤忘。左边的羽箭密度较弱,从左边着手应该胜算更大些。”想到这里,口中大声喊道“二师弟,三师弟,五师弟咱们往左边冲,余下的师弟背对背进行防御。冲啊!”说罢,纵身扑向左边枫林。

        黄忠山,赵忠德,薛忠新也跟着大喝一声疾扑向左边枫林。

        一阵惨叫声从左边枫林中响起,箭雨也随之减少,不到半炷香时间,羽箭再也没的射出来。

        “三师弟小心!快退回去。”赵忠泰大声喊道。

        四条白色身影从东边的枫林中射出。紧接之,在他们的后边有三十多名清一色枣红色长衣劲装结束的汉子,年长的有四十多岁,少的也有二十五六岁,都是手提钢刀,满脸凶狠的表情追赶过来。ii

        “注意防卫。”赵忠泰高声呼道。

        三十多名枣衣汉子把泰山派弟子团团围住。这时从林中一名身着红色锦袍,鹤发童颜的老者阴笑连连地慢步走近。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们,不怕我们泰山派找你报复吗?”赵忠泰神情凝重地对着鹤发童颜老者喝道。

        鹤发童颜老者,阴恻恻地笑道“嘿嘿嘿嘿,小子,你很有底气嘛。你口中的泰山派在老夫眼里,还排不上号。让你们这些小辈做个明白鬼吧。老夫就是你们口中的邪教徒,血宗的血炼堂堂主欧阳无修。这些都是老夫血炼堂的门徒。怎么样,可以上路吧?”说着眼露寒光,神情极为傲慢的扫视着泰山派一众弟子。欧阳无修早在四十年前就名震武林,是正派中人的魔头,由于他喜欢穿红色长袍,轻功造址极高,来去如风,所以江湖中人给他起了‘血蝙蝠’的绰号。欧阳无修生性残忍,动不动就下杀招把人肢解,引起正派极度的愤概,多次围剿都被他逃脱,反而正派弟子损伤众多。在十多年前,欧阳无修从武林中消声匿迹,从此无声无息,大都认为他已身死,却没想到他已归顺了血宗,并做了血炼堂堂主。ii

        赵忠泰心中一紧,暗暗叫苦忖道“这老东西原来是‘血蝙蝠’欧阳无修,这下可好,今天我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虽然心生怯意,但脸上还是一付无所畏惧的神情,怒视着欧慢无修,铮铮有声的喝道“原来你这魔头还活着,今天少爷就送你下地狱。”话虽说得响亮,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欧阳无修嘿嘿阴笑着,冷冷地瞪着赵忠泰说道“小子,你口气倒不小,当年你死鬼师父在老夫手下也不能全身而退,你得到他几成的真传。不会三斤猪头全凭张嘴吧?”

        赵忠泰被欧阳无修说得,润白色的国字脸变成酱红,恼羞成怒地喝道“老贼休得猖狂,老子今天定让你知道猖狂的后果。”说罢右手执着剑诀,在胸前挽出一朵朵剑花,快速无比地向欧阳无修上中下三路袭去。

        “嘿嘿。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欧阳无修口角露着不屑的冷笑,斜眼冷视着扑过来的赵忠泰,右手轻飘飘拍出一掌。

        向在半空中的赵忠泰,瞬间感到如泰山压顶般的罡气直压过来,不由心头大骇,百忙中左手化掌全力击出。‘砰’的一声巨响。赵忠泰随着反冲力倒飞出去,斜眼见到身后的血炼堂堂众,心中忖道“老子今天就算命送当场也要拉二个垫背。”想到这里,心中一狠,手中的长剑急挥。站在他后边的二名血炼堂堂众,稀里糊涂地血溅当场,摔倒在地呜乎哀哉。

        欧阳无修见状大怒喝道“小子找死。给老夫把他们宰了。”站立在一旁候命的血炼堂堂众,即时一拥而上,挥动手中的钢刀向泰山派弟子狂砍。